股价蛰伏了一年之后,中烟香港(06055)似乎有迸发“第二春”的可能。

  6月9日,中烟香港发布公告,2021年上半年预期公司营收增幅同比不低于85%,净利润增幅不低于115%。

  公告称,业绩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公司与产业链上下游密切沟通,减轻疫情对供应链物流的影响,使2020年延迟装运的烟叶类进口产品于本期间陆续到港,令2021年上半年烟叶类产品进口业务的收入大幅上升;加上公司大力推行降本增效,控制费用开支,使行政及其他经营开支与2020年同期基本持平。

  目前中烟香港的股价暂未启动新一轮行情,似乎仍在等待一个契机。

  头顶光环,现金流稳健

  从业务端来拆解,中烟香港主要从事进出口等国际业务的境外平台,具体可分为四块—烟叶类产品的进口与出口,卷烟出口与新型烟草制品出口。其中烟叶类产品出口是其第一大业务,2020年贡献营收达55%。烟叶进口业务方面,公司是从巴西、美国、阿根廷、坦桑尼亚、马拉维等国家至中国的唯一烟叶进口供应商。

  中烟香港的护城河在于其经营模式的稀缺性。具体表现在中烟香港拥有相关烟草国际业务独家经营权。根据中国烟草总公司60 号文,中烟香港是中国烟草总公司指定的从事国际业务拓展平台及相关贸易业务的独家营运实体。

  简而言之,作为国内唯一的烟草进出口“持牌机构”,中烟香港吃的是旱涝保收的“皇粮”,所以现金流稳健。2020年底,公司的资产总值为36.45亿港元(单位下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13亿港元,资本负债比率为0.01(2019年为0.02)。流动比率为1.8(2019为2.3)。

  公司是从巴西、美国、阿根廷、坦桑尼亚、马拉维等国家至中国的唯一烟叶进口供应商,该项业务对客户及供应商均具有较强势的议价力。得益于较为强势的议价能力与较为稳定的定价策略,公司与相关烟草工业公司或烟草贸易公司的合作账期均较短,根据公司披露数据,2017-2019 年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 29.46天、29.09天、25.09 天,账期短,现金流较为稳定。

  不过,中烟香港终究还是中国烟草总公司旗下的国际业务平台,其利润率、毛利率持续偏低,并不算暴利企业。2020年公司烟叶类出口业务的毛利率仅为2.37%,同比下降0.13%;烟叶类进口业务的毛利率仅为5.46%;卷烟出口业务毛利率为10.85%,同比增长6.02%;新型烟草制品出口业务毛利率为2.74%,同比降低0.42%。

  盈利质量不高,加上国内烟草行业整体走向下坡路,中烟香港需要打开新的增长空间。2014年中国卷烟销量5099万箱达到历史巅峰,2015年销售量便下降2.4%,之后便没有增长。腾讯证券指出,中国规模以上的烟草制品企业数量整体减少,2017年为132个,2018年10月份减少为116个。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在国内烟草行业不振的情况下,不差钱的中烟香港上市,真正的目的是在拓展国际市场,实现规模增长。

  “走出去”抢占国际份额

  无论怎么说,“走出去”是中烟香港持有的一张“明牌”。然而,在当前的国际烟草市场中,呈现出“四雄争霸”的局面,中烟香港要分得一杯羹并非易事。菲莫国际、英美烟草、日本烟草、帝国烟草垄断了除我国之外的绝大部分海外卷烟市场,2018年四大烟草公司在全球(除中国)烟草市场的份额约为68%。因此,中烟香港尚有接近40%的巨大市场空间。

  中烟香港要想“走出去”一较高下,可以向日本烟草(以下简称:JC)取经。

  曾经的JC面对国内卷烟销售疲软的背景下,开始积极向海外市场扩张。自1999年开始,除了加大自有品牌在海外地区的销售力度,JT 逐步加速对海外烟厂、品牌及销售渠道的并购进程,原因在于收购当地烟厂及品牌一方面可以打破原有贸易及政策限制,另一方面可以获得当地的供应链及销售网络,从而控制各环节成本、增加盈利空间。通过收购公司不断开拓海外市场,包括了英国、瑞典、马来西亚、俄罗斯、奥地利、乌克兰、塞尔维亚等国家。2007年收购加拉赫,进一步助推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烟草企业之一。

  随着海外市场的扩张,公司的核心业绩来源发生转移。2019年JC海外卷烟销量已达到4458亿支,销量大幅提升;海外烟草板块在公司总营收中占比达 60%。

  值得关注的是,在国际烟草市场中,随着全球控烟形势趋严,全球吸烟率普遍下降,根据菲莫集团的预计,2025年全球吸烟率将从2010的22.1%下降到18.9%,且未来还将更低。

  也就是说,中烟香港不仅要加速出海步伐,更要开发减害类新型烟草,创造多元化产品与收入来源。

  借力新型烟草点燃全球市场?

  闪烁的火星背后,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利益蛋糕。上一个烟草公司把算盘拨到新型烟草的,是菲莫国际,公司推出IQOS,该产品仍采用烟草,但抽吸方式从点燃变成烘培。

  IQOS后来被认为是国际先进电子烟的代表,市场表现甚佳。当菲莫国际的毛利率由2013年的25.9%一路降至2016年的23.1%之后,是IQOS销路的打开使菲莫的毛利率重回增长。而在市场份额层面,当公司卷烟销量持续萎缩已成定局,IQOS在日本取得的巨大成功又让菲莫集团找到了第二条增长曲线。

  全新的增量市场让其他烟草公司看到了机会,而慢烘焙烟草的电子烟烟弹,也成为这些公司的技术首选。中烟香港2018年开展新型烟草—加热不燃烧烟草出口,便是受此刺激。

  中烟香港能够借助新型烟草点燃全球市场呢?从目前来看,尚在起步阶段。2020年,中烟香港的新型烟草制品出口业务实现收入0.38 亿元,同比增长 42.8%,主要受益于新产品和新市场的不断推出和拓展。2020年新型烟草制品已覆盖27个国家(地区),包括 CTOM、COO、MC、娇子(宽窄)等 18 个中式新型烟草制品品牌,该板块营收占比为 1.1%,毛利率为 2.74%,同比降低0.42%,盈利能力基本保持稳定。

  点点星火,明明灭灭,是全球近10亿烟民的日常,中烟香港能够借力新型烟草打入10亿大军,仍需时间检验。

  (文章来源:智通财经网)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警惕电子烟毒害青少年

55 上一篇

悦刻赴美上市:2021年,电子烟还有机会吗?

50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