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所涉及专业部分,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吸烟也是一种“流行病”

  2021年5月26日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报告显示:我国吸烟人数超3亿,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为26.6%。

儿童身边一匹“隐形”的狼——远离“二手烟、三手烟、电子烟”

  大家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二手烟也会对周围不吸烟的人群健康造成不利影响。特别是家里有小孩的烟民,有的父母会主动带孩子远离吸烟环境,有的父母不当着宝宝吸烟,而是在户外、洗手间或者宝宝不在家的时候吸烟,有的父母还选择了近几年新兴的电子烟来协助戒烟。

  在这里,界妹就和大家聊一聊“二手烟、三手烟、电子烟”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危害。

  烟草可以有多少手?

  吸烟有害健康,不论主动还是被动,不论“经过多少手”。宝宝们不会主动去吸烟,但经常处于“烟雾缭绕”的环境中也会给身体造成伤害,二手烟和三手烟就是罪魁祸首。

儿童身边一匹“隐形”的狼——远离“二手烟、三手烟、电子烟”

  不管几手,都是危害身体的凶手

  儿童往往是被动吸烟的受害者,长期闻二手烟的孩子容易发生哮喘、咳嗽、咳痰、喘息、呼吸困难、呼吸道疾病、中耳疾病、鼻腔刺激、婴儿猝死综合症等疾病[1]。

  趁孩子不在家吸两口行不行?

  就算不当着孩子的面吸烟,如果在日常居住的环境中吸烟,三手烟也会残留在衣服、墙壁、地毯、家具上,三手烟中含有一氧化碳、砷、铅、氢氰酸等毒性成分,儿童在这样的环境中摸、爬、滚、打,免不了会接触到这些有毒物质,也会增加儿童,特别是婴幼儿患以上疾病的几率[2]。

儿童身边一匹“隐形”的狼——远离“二手烟、三手烟、电子烟”

  电子烟——“披着羊皮的狼”

  电子烟是最近几年开始流行起来的一种电子产品,自推出以来备受关注,披着“安全无害”、“戒烟佳品”的外衣,在世界范围内广为流行。

  对青少年而言,电子香烟相较于传统香烟更容易获得,其外表迷人、口味多样 (苹果味、荔枝味、橙子味等) ,把自己与传统香烟划清界限,成为青少年尝试吸烟的重要途径。

  然而,大量研究表明,电子烟实质上与普通香烟一样有害健康[3]。先为大家呈上一张图,简单了解下二者的区别。

儿童身边一匹“隐形”的狼——远离“二手烟、三手烟、电子烟”

  电子烟是不是就没有尼古丁了?

  市面上电子烟中的烟液不会明确标注尼古丁含量,不同品牌电子烟的尼古丁含量差别较大,多数烟液使用烟草提取物,部分使用尼古丁纯品[4]。

  在我国,目前没有相应的规定或标准,电子烟生产厂家可随意添加尼古丁、香精,甚至将维生素、咖啡因等添加其中作为噱头,以吸引顾客,特别是好奇心强的青少年群体。

  电子烟的“瘾”可不比传统烟少

  1

  对青少年健康的影响

  大家都知道传统烟草的烟雾中存在的许多致癌物质,研究表明,它们也同样存在于电子烟产品中,尽管浓度较低,但也同样给吸电子烟者带来一系列健康危害[5]。

  2

  增加了青少年危险行为的风险

  青少年使用电子烟可能增加该人群吸食非法物质的可能性。研究表明,电子烟与大麻的吸食、酒精的滥用、自杀等危险行为密切相关[5]。

  3

  电子烟是青少年吸入传统香烟的桥梁

  尼古丁是一种高度成瘾的毒品,电子烟的使用让青少年更加容易暴露在尼古丁下,可能逐渐成为尼古丁依赖者,一旦停止使用,同样会出现尼古丁戒断反应。一些非吸烟者在使用电子烟后会过渡到使用传统烟草,电子烟给传统烟草的使用充当了“门户”[5]。

  4

  儿童电子烟液中毒

  尼古丁的致死量是1mg/kg,儿童很容易达到致命剂量,由于其溶液的味道不佳,一般情况下儿童的摄入量是有限的。电子烟产品的包装设计新颖多样,再加入香精后,气味更加迷人,极易增加儿童误食烟液的可能,其后果相当严重。

  有文献报道,一个6岁的女孩,因误食了一瓶电子烟中的烟液 (7ml,含尼古丁8.4mg) ,导致了突发性听力丧失[6]。

儿童身边一匹“隐形”的狼——远离“二手烟、三手烟、电子烟”

  无独有偶,另一个6岁儿童,因不小心喝了一瓶电子烟补充液 (尼古丁含量703mg) ,出现了严重毒性反应,需要插管治疗[7]。

儿童身边一匹“隐形”的狼——远离“二手烟、三手烟、电子烟”

  5

  电子烟对儿童的安全隐患

  目前市售电子烟用电池本身的质量存也存在着安全隐患,因电子烟爆炸而受伤的儿童不乏少数,电子烟多采用金属外壳的设计,爆炸时外壳碎裂极易造成二次伤害[8]。

  我们呼吁大家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也对身边的人负责,一起——“共创无烟环境,保护弱小群体!”

  参考文献:

  [1]Peterson LA, Hecht SS. Tobacco, e-cigarettes, and child health. Curr Opin Pediatr. 2017 Apr;29(2):225-230.

  [2]Makadia LD, Roper PJ, Andrews JO, Tingen MS. Tobacco Use and Smoke Exposure in Children: New Trends, Harm, and Strategies to Improve Health Outcomes

  [3]贾晓娴,谢臣晨,龚正阳,高晶蓉,陈德,杨建军,黄智勇,王剑,乐坤蕾,孙源樵,习佳成,吴立明.电子烟的健康风险研究进展[J].环境与职业医学,2021,38(04):438-445.

  [4]龚正阳,贾晓娴,谢臣晨,黄智勇,杨建军,高晶蓉,丁园,陈德.电子烟发展及监管情况综述[J].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2021,16(02):165-170.

  [5]冯永辉,苗莳荟,霍冬梅,左晶晶,徐伟巍,李慧.青少年电子烟使用特点与戒烟效果研究进展[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21,30(01):18-24.

  [6]Noble MJ, Longstreet B, Hendrickson RG, Gerona R. Unintentional Pediatric Ingestion of Electronic Cigarette Nicotine Refill Liquid Necessitating Intubation. Ann Emerg Med. 2017 Jan;69(1):94-97.

  [7]Demir E, Topal S. Sudden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associated with electronic cigarette liquid: The first case in the literature. 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 2018 Nov;114:26-28.

  [8]杨旭,汤燕燕,周怡,张丹.电子香烟用锂离子电池和充电器的安全性分析[J].电源技术,2018,42(06):785-787+798.

  本文首发:医学界儿科频道

  本文作者: 麦迪森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监管再加码,这一板块“又”凉?

32 上一篇

支修益教授:戒烟难?烟草危害先理清!

36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