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源公众号「一条」,主要内容为喜雾首席科学家、尼古丁盐发明人邢晨悦自述从事电子烟行业背后的故事以及对电子烟的看法。转载此文旨在传达更多信息。

  电子烟,

  从风口到浪尖。

  一面是外行人看热闹,

  一面是内行人疯狂往里跳。

  数据显示,

  中国电子烟企业逐年猛增。

  2019 年的网上禁售令后,

  行业由疯狂趋向冷静。

  截至 2021 年 2 月 4 日,

  中国存续电子烟企业共计 174399 家。

  与此同时,远在美国,

  电子烟因吸引未成年人、

  危害未成年人的健康而饱受争议。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邢晨悦

  在万亿级的烟草市场背后,

  中国对这个行业的监管尚未正式出台。

  目前市面上所有电子烟烟油

  都基于“尼古丁盐”技术。

  而这项颠覆行业的技术的发明者,

  是一位女科学家,

  上面图片中的邢晨悦。

  她为何要创造改变行业和市场的技术?

  行业的现状是否背离了研发的初衷?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美国时间 4 月的一个早晨,我们电话连线了远在硅谷家中的邢晨悦。彼时,中国成都一家餐馆,客人吸烟导致的“二手烟”讨论,正在微博上闹得沸沸扬扬。

  电话那头的邢晨悦刚处理完线上工作,孩子在房间里上着网课.....在每日井井有条的日程之中,她抽出空来,与我们探讨这场“千烟大战”背后的反思。

  自述邢晨悦

  我是邢晨悦,上海人。

  复旦大学化学系本科毕业后,来美国密歇根大学继续读硕士,后来又在加州大学拿到化学工程的博士学位。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从小以来,父母就非常支持我的选择,也给予我足够的尊重。他们本身也是在国外读书深造的,那段时间我就开始住校了。

  没有父母的管束,反倒是让我更独立、自主地去思考问题和做决定,无论是读书还是后来从象牙塔走上工作岗位。

  二手烟

  让制药女学霸决心转行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我们这个专业毕业后,很多人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制药行业,我也是。博士毕业后,我就去了北美知名的制药公司,担任药物配方研发科学家,做呼吸类药物的研发。

  在这个领域,我也一路做得很顺利。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当时还是初创期的 Juul 的 职位邀请,心中的一根弦动了一下。后来,我在欧洲度假的时候,他们的老板又专程来找我聊。听完他们的创业理念,我决定加入他们。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其实,从一个传统制药行业的科学家,走上尚未成熟的电子烟领域,可以说是从正轨走上一个新兴的快消品行业、走进一个“小作坊”。

  况且,当时大环境是对电子烟有各种舆论争议的,反对的声浪也有。但我为什么还是想去试一试?

  我成长于 80 年代,那时候国内对于公共场所的禁烟,做得不是很好。小时候,我去任何公共场合,周围一直有人在抽烟,包括去饭店吃饭,车站等车......我和很多不抽烟的人,都深受二手烟的伤害。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全球每年有 800 万人因吸烟死亡,有 120 万不吸烟者因二手烟死亡,抽烟和二手烟造成了许多疾病。

  我想,如果能从上游减少危害源头,就相当于为一大部分人做了疾病预防。

  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带着一种科学家的理想主义吧,想为烟民和烟民身边的人,乃至整个环境,都能带来一点改变。

  尼古丁盐油烟技术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发明“尼古丁盐”的初衷是为了协助烟民戒烟,它可以让抽电子烟的人获得柔和的口感,达到解瘾的效果。这样烟民使用电子烟可以更好地适应烟草戒断期,慢慢地控瘾、减量,最终完全戒烟。

  为了这项研发,我进行了上千次实验,尝试了近百种配方。历经两年的试错、更新、迭代后,2015 年 2 月,我和团队终于成功研发出“尼古丁盐”电子烟油配方。

  尼古丁盐烟油配方,就是通过在烟油中添加有机酸,使有机酸与尼古丁游离碱一同进入烟气。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当时,整个公司的烟民都帮着我们一起试验。同事们都有冒险精神,也非常相信我研发出的这个东西。他们的反馈,让我的很多理论数据有了实践的支持。

  Adam,Juul 的联合创始人、我的上司,美国斯坦福毕业的天才男孩,也是一个老烟民,我们一直会就尼古丁盐烟油的口感等,做很多的讨论。

  在研发出尼古丁盐烟油的过程中,我不仅在和自己赛跑,也和很多对手在竞争。当时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美国有一家公司和我们同期研发出一项产品、并申请了专利。

  相似的研发方向,我们仅仅比他们早提交了 2 周,因而获得了专利授权。虽然他们的研发方向和我们相似,但他们最终选择的不同的配方,其解瘾效果却远不如我们。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一直做科研是很寂寞的。如果不换赛道,很可能十多年都在研究一个东西。

  湾区的创业环境一直很活跃,近几年来,越来越多人会选择去更小一些的初创公司,实现创业的理想。

  当时从药厂离开去做电子烟,可以说是创业公司这种自由的氛围感染到我,让我想要去尝试更多的东西,实现做研究一路以来的初心。

  生死电子烟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2015 年,我成功研发出“尼古丁盐”烟油后,电子烟算是进入全新的时代,但同时,也带来了非常多的问题。

  良好的口感和解瘾效果,让我们公司的产品瞬间风靡北美。据彭博社报道:超过 30% 的美国人选择改变吸烟方式。当时的公司,也因此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占比全美电子烟市场份额超过 70%。

  但是,就在一切看似非常繁荣之际,我却开始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疑惑。公司轰炸式的针对年轻群体的营销方式,将电子烟逐渐变成年轻人尝鲜的潮流玩物,这违背了我进入行业的初心。

  同期的中国,因为嗅到了美国电子烟成功的商业模式,中国的电子烟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吸引了越来越多没有吸烟史的人开始尝试电子烟。

  那段时间聊起电子烟,我会和身边人说:电子烟行业不应该是这样的,行业现状违背了研发的初衷。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在研发尼古丁盐烟油配方的过程中,我也有机会参与了美国 FDA 电子烟标准的确立,经历过从同样混乱到规范化的全过程,所以决心要把所学的知识、技术和经验带回中国。

  后来我自己创立了喜雾,第一件事就是明确对外说:

  电子烟不是无害的,尤其对青少年的健康是会造成严重影响的,行业应该严禁针对未成年人的营销、禁止未成年人使用。它仅是相对卷烟,减少了烟民对焦油、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副产物的摄入(数据源自英国公共卫生部)。电子烟仍然含有尼古丁这一成瘾性物质,因此绝不鼓励没有烟瘾的人尝试。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想要把电子烟行业拉回正轨,需要严格的科学的监管,也需要改变产品的技术。目前我已相继完成尼古丁 X 和尼古丁 Y 的实验。尼古丁 X 可以让烟民在解瘾的同时更少摄入尼古丁,从而更易渡过戒断期。尼古丁 Y是不基于尼古丁盐的颠覆性技术,解决目前电子烟需添加香精来提升口感的问题。

  这也意味着未来电子烟可以减少口味、去口味化,甚至完全停产果味、甜品类烟弹。更大程度上杜绝人们因尝鲜而吸食尼古丁,让电子烟回归最初的使命,服务于烟民戒烟。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其实一直以来,经常有人会问,我是不是“别人家的小孩”,从小励志去当科学家。并不是。我大学的导师说,“人生是不能够被计划的”。

  从小自主成长的环境,让我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更愿意去尝试不同的赛道,去做我心中认为正确又值得冒险的东西。

  科学家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其实就是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也不太习惯被称为 chemist 或者 scientist。因为中国教材中 chemist 译意是化学家,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你是不是下一个居里夫人?但是事实上,在英语的语境里面,chemist 只是一个从事化学工作的人。

  现实生活中,我很普通,喜欢聊各种各样的话题,也会去追星、网上冲浪、每天遛狗带娃。

电子烟背后的女科学家

  在这样一个电子烟或者是烟草行业,男性比较占大多数的环境下,我很庆幸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亚裔女性,没有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我更希望在一个行业健康的大环境下,去实现我的初心、完成我的理想,永远做一个保有着英雄梦的少年。

  

  如今,中国电子烟行业的大家,都在等待电子烟管控标准的出台。

  也希望如邢晨悦所说,未来,这个行业拼的不再是炫酷设计的烟杆,猎奇口味的开发,而是拼每年帮助了多少烟民成功戒烟,并为此感到骄傲。

  文中数据引用自世界卫生组织、彭博社、英国公共卫生部

  未成年人禁止吸烟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喜雾发布定制电子烟产品“小英雄”

32 上一篇

火影、海贼王、哪吒,喜雾“少年”营销恐吸引未成年人,创始人初心不在?

37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