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CI在关注什么/年轻人吸电子烟怎么管?给他讲个故事就好了

  

  在当代年轻人中,吸食电子烟已成为一种时代新风尚。在数码外壳的包裹之下,电子烟以它的轻便性、社交礼仪性、个性定制化等特点令许多年轻人而为之折服。虽然国家对于电子化烟草的税收和管控政策尚不明朗,但这群吞云吐雾的吸烟者正愈发年轻化,这也随之引起了相关卫生部门的注意,新一轮的电子烟控烟宣导不得不“提前上映”。

  

  

  在传统的公益及健康广告中,吸烟者的身心健康一直备受瞩目。以往,健康宣传者往往直接告诫大众吸烟的具体危害和严重后果。这种简单粗暴以恐惧诉求驱动的说服方式在过去的研究和实践中显示确实卓有成效。但是,在当前电子烟吸食的新语境下,以往的健康传播引导方式对大学生群体是否依然能发挥其效用,是否有其他新的可能和方式值得健康管理者们的注意?

  

  

  本期“ssci在关注什么”为读者编译发表于SSCI期刊《风险分析》的论文(整合信息框架与叙事说服以控制大学生的电子烟使用)”

  

  

  (向上滑动启阅)

  摘要:

  

  

  

  

  

  本研究考察了在针对年轻成年人的电子烟预防中,信息形式(叙事与非叙事)和信息框架(收益与损失)的交互效应。双因子实验(N = 439)的结果显示,传送和离散情绪对风险认知和行为意向的信息效果有中介作用。与增益框架的非叙事信息相比,增益框架的叙事信息减少了内疚感,而内疚感与风险认知呈负相关,与行为意向呈正相关。因此,收益框架的叙事信息通过内疚感达到了理想的说服效果--增加了风险认知,降低了使用电子烟的意向。同样,以损失为框架的叙事信息唤起了更大的悲伤感,这也导致了风险认知的增加和行为意向的降低。传送和移情情绪先后调解了信息效应。这项研究不仅对叙事性说服和情感方面的文献做出了贡献,而且还为旨在预防电子烟危害的健康传播研究提供了启示。

  

  研究背景

  

  电子烟有着与卷烟相似的外观、烟雾、味道和感觉。它是一种以可充电锂聚合物电池供电驱动的雾化器,透过加热油舱中的烟油,将尼古丁等变成蒸汽后,让使用者吸食的一种产品。世界卫生组织(WHO)专门对电子烟进行了研究,并得出了明确的结论:电子烟有害公共健康,它更不是戒烟手段,必须加强对其进行管制,杜绝对青少年和非吸烟者产生危害。

  

  虽然美国当局对于年轻吸烟群体的关注颇多,但其采取的一些控烟手段和宣传的效果暂无定论。这同时也进一步强调了研究人员需要继续研究针对年轻人的吸烟行为,制定有效的沟通策略。

  

  

  核心概念

  

  1. 叙事说服(Narrative Persuasion)

  长期以来,叙事一直被认为是人类交流的基本模式。人们使用故事或叙事来交流信息、塑造价值观和理解世界(Fisher,1987;Kreuter等人,2007)。根据定义,叙事是指 "对有联系的事件和人物的表述,具有可识别的结构,在空间和时间上有界限,并包含围绕主题的隐含或明确的信息"(Kreuter等人,2007,p.222)。精心设计的故事和被解读的故事人物可作为一个有效的工具,吸引读者的注意力,激发认知和情感参与,从而带来态度和行为的改变。虽然非叙事的信息提供在传统的健康语境中被认为是一种正式的,有效的意义传达,但大量的研究发现,比较而言,叙事性的信息能带来更好的健康保护说服效果。

  

  2. 运输与移情 (Transportation)

  运输/移情是支撑叙事说服效果的一个重要的心理机制(Green & Brock, 2000; Slater & Rouner, 2002)。运输标志着一个 "独特的心理过程,是注意力、想象力和感觉的综合融合"(Green & Brock, 2000, p. 701)。当人们被运输时,他们与角色建立了一种移情的联系,这使得他们更有可能接收说服性的内容,而不太可能对其进行反驳(Green & Brock, 2000; Moyer- Guse , 2008; Slater & Rouner, 2002)。因此,他们的信念、态度和行为往往与叙述中所描述的保持一致(Green & Brock, 2000; Slater & Rouner, 2002)。此外,在从科学和健康传播到消费研究的背景下,传送已经被多次证明能够持续地中介叙述的说服效果(Escalas,2004;Green & Brock,2000;van Laer, de Ruyter, Visconti, & Wetzels,2014)。

  

  3. 离散情绪 (Discrete Emotions)

  非叙事性和叙事性的说服信息都能影响到人们的情绪反应。说服性信息引起的情绪反应通常会直接影响人们的行为反应(Angie, Connelly, Waples, & Kligyte, 2011; Nabi, 2015)。因此,评估叙事相对有效性的研究经常将情绪作为潜在的中介因素来考量(Liu, Yang, & Chu, 2019;Mc- Queen, Kreuter, Kalesan, & Alcaraz, 2011;Murphy等人,2013)。常见的离散情绪包括:恐惧、内疚、希望、沮丧等。

  

  4. 信息框架 (Message Framing)

  框架效应一直作为传播效果研究中的一大分支受到传播学者们的广泛关注。学者们普遍认为,可以通过信息框架来影响人们对具体事物的认知、态度及行为。Tversky(1979) 提出,人们对信息的反应往往是不同的,这些信息要么是强调潜在的收益(如利益,理想的后果),要么是刻画潜在的损失(如成本,不理想的后果),这种不同可能导致个人不同的行动方案。

  当使用信息框架来沟通健康问题时,增益框架的信息强调采取推荐行为的潜在好处(例如,如果你不使用电子烟,你对尼古丁成瘾的机率将很低)。相反,以损失为框架的信息则强调不采取推荐行为的潜在损失(例如,如果你使用电子烟,你对尼古丁成瘾的机率就会很高)。

  

  

  研究方法

  

  通过实验的形式,本研究探索信息形式(叙事与非叙事)和信息框架(增益与损失)刺激对于人们的个体移情、情绪、风险认知及行为意向的影响。

  在叙事刺激条件下,实验参与者阅读一个第一人称的故事,描述一个多年来一直使用电子烟的年轻人的故事。在叙事增益框架中,故事强调了此主人公顽强对抗尼古丁成瘾的事件以及这些行动对健康的好处。在损失的叙事故事中,主人公在与尼古丁成瘾的斗争中失败了,并保持吸烟习惯。

  

  

  研究结果

  1. 叙事性或非叙事信息对于人们的移情程度不能产生显著的区别。但信息框架和信息形式对于移情的效果存在交互作用。也就是说,相比于非叙事的损失框架,人们在叙事的损失框架下更能带入自身的情感。

  2. 与阅读增益-非叙事信息的人相比,阅读增益-叙事信息的人的恐惧、悲伤以及内疚情绪更低。与损失-非叙事信息相比,阅读损失-叙事信息后,人们的悲伤情绪明显更高。

  3. 在说服信息对行为意向的影响中,运输/移情是一个重要的中介因素。具体来说,与非叙事-损失框架相比,叙事-损失框架形成了更高的移情程度,这反过来增强了参与者使用电子烟的意向。在情绪方面,研究发现内疚和悲伤对所有结果变量(即感知易感性、感知严重性和电子烟使用意向)的信息影响起到了中介作用。

  

  

  

  总结和讨论

  

  本研究通过研究信息形式(叙事与非叙事)和信息框架(收益与损失)如何相互作用影响年轻人的风险认知和他们未来使用电子烟的意向。其对健康传播文献做出了贡献。尤其是,本研究还考量了移情和离散情绪信息效果中的中介作用。

  根据研究结果,为了有效地唤起人们的悲伤情绪,叙事信息可以运用损失框架,强调不可挽回的损失和消极后果。相比之下,内疚感似乎是一种需要密切关注的情绪,因为它可能会激活信息防御机制并可能导致不良的行为意向(比如吸食电子烟)。

  

  

  通过讲好故事,以及从什么角度讲这个故事也能影响年轻人对于电子烟使用的意向?本研究作者通过信息实验的方式总结出了较为前沿性的结论,这对于我们的健康传播策略及公共生命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特别是在当下人们注意力短缺的情况下,通过故事来进行“沉浸式”控烟宣导,也不失为一个可实施的良方。

  想了解更多新传考博热点及干货分享,可以关注我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招聘刷爆电子烟圈:银行行长都来投简历

21 上一篇

唐山检察巧用“小信箱”治理电子烟

23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