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探索

一双忐忑的眼睛

0 3分钟阅读

  那个聪明的女孩已经放弃抵抗,她的手脚解除束缚后就再未被捆上。

  归途,尼雅也不用再亲自拉动雪橇。

  自家获得的驯鹿成了很好的使役,留里克就坐在雪橇上,当然还有他的新仆人。

  女孩一双忐忑的眼睛一直盯着面前而坐的小男孩,而那个最凶狠的持剑男人就在雪橇旁大踏步地走,还是不是投来警惕目光。

  浩荡大军在被星光月光乃至北极光照的透亮的雪原走着最后的旅程。他们的东方是冻结的大海,西方就是厚重的山峦。

  当新的一个短暂白天,太阳艰难的突破地平线的束缚。

  苏醒的人们看到家的方向。

  罗斯堡,峡湾中的罗斯堡。

  终于回家了!

  还有功夫继续在雪地上烤肉吃?不!

  一瞬间,本来非常有组织纪律的人们,现在变得各自为战。仿佛是一场竞技,先回家者为王。

  奥托和妻子尼雅从雪窝帐篷爬出来,他们恼怒聒噪,又被狂奔离开的组群吓到。

  很快他自己也明白大家狂奔的理由。

  “尼雅,把留里克叫醒,我们回家。嗯,还有那个养鹿的崽子。”

  奥托说罢,又大吼着几个最忠诚伙计的名字。

  不一会儿,哈罗佐夫就笑哈哈跑来。

  “首领我们快走吧,早点回去。”

  “我就是要给你说这个。我们去组织一下,别让大家跑乱了。”

  很多人,他们的战利品驯鹿尽化作腹中美食,或是变成一坨坨被冻得坚硬的肉块,连同鹿皮鹿角,悉数困扎在雪橇上。

  奥托怎么可能照看五十头鹿?

  他以两枚银币的价钱慷慨的卖掉了一部分,而今被他掌控的就只有五头雄鹿和十五头雌鹿。

  坐拥数百头鹿,这种没事奥托当然幻想过,现实问题摆在这里,他实在不相信那个养鹿人女孩能照顾更多,甚至更担心她是否择机逃跑。

  如果一切都是理想的,渺小的鹿群会持续繁衍下去,自家的财富,不如说是儿子未来的财富也会大大增值。

  也许鹿群会在未来壮大,只是自己能否活到那个时候呢?

  奥托规划好自己未来几天的工作,首先最重要的莫过于向长老们,尤其是祭司述职。

  此行真是太漫长了,搞不好会糟糕维利亚的苛责。

  也许给她一头活着的可拉车的鹿作为礼物,她会很高兴吧。

  浩荡大军开始最后的旅程,大家根本没把首领维持秩序的话太当回事。

  他们的位置已经处于“家门口,许多人就在冰封海面狂奔,速度不比夏季划船更慢。

  他们出现在夏湾内,此时短暂的白天也即将进入尾声。

  那些外出凿冰钓海豹的族人最先发现他们,故而当奥托凯旋之际,几乎所有的族人换上厚实的衣物,密密麻麻的站在被积雪覆盖的旧海滩,向归来者欢呼。

写评论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