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探索

电子雾化将踏入“控能控产控销”的时代

0 5分钟阅读

今天,国盛证券表示“内销生产有望实行配额制度”,这是否意味国内电子烟生产将有“额度控制”?

其实这个说法也不是空穴来风。根据了解,不管电子烟监管办法,还是系列交易生产细则,还有已经下发的60多家电子烟生产许可证,除开标明“许可范围”,还标明了“生产规模”。不少烟碱企业,都固定了封顶的生产产能。

不过,就不知道,海外电子烟是否也控能?

按照国盛证券表示,出口方面,“根据《电子烟管理办法》,出口产品需遵守目的国法律法规,预计出口生产许可证暂无具体生产规模要求,企业有望凭借竞争优势获取订单。”

今天也因为这个消息,所谓的“出口不设额度限制”,思摩尔国际股价涨超了5%。

不过国盛的说法不无根据。根据已经拿证的金城医药就曾经回应过,表示过他们的许可证,“电子烟生产许可配额:内销20吨,外销无配额限制”。这足以说明,内销的确是“配额”,相反外销无配额限制。但其也表示“目前尚未了解到对于出口产品是否有相关额度限制”,至少目前许可证没有写到出口的配额。

图片

(金城医药回答了配额的问题)

图片

(思摩尔今天股价又涨了)

不过金城医药产能可以200吨/年,如今内销只有20吨,说明还是有很大的压缩;也代表其更多产能将销往海外为主。

“配额”几乎不公布,


“准入规模”成为新时代电子烟显著特征!

从近日拿到许可证的铂德、小野证书上可以看到,规定了许可范围。

如烟弹、烟具、组合品牌持有等范围,而且范围特别标明是“内销或者出口”。

更重要的是,每张许可证都载明了有效期内的“生产产能规模”(即为所谓的“配额”)。但基于这个消息很重要,基本都被品牌家抹去,不公布。

图片

(许可证,小野的配额,会是多少?)

图片

(都限定了范围和配额)

更令人关注的是,配额是否未来可以调剂,怎么调剂,如何调剂,都没有统一官方说法。故而也看到许多厂家表示着急,一旦限定了配额,是否限定了每年营收的“生命线”?

图片

(真味生物许可证上面,的确有生产规模限定)

但估计目前来看,很多电子烟企业在未知的市场中,还是优先非常关心如何在这指定配额产能中一年内能够成功卖出去,才是心头大事。

然而,尽管产能配额没有公布,其实这个数据基本是按照近三年产能数据得出。记得在申报生产许可证时,明确提及要列出过去三年的产能数据。以此断定,这配额下发的依据就是这基础上的参考。

图片

(生产许可证办理要三年产销数据)

不过也有行内人士爆料,目前配额最高一年能生产大概是七八千万颗烟弹,在已经拿证的9家电子烟品牌中,500万颗下的配额是5家,其他4家是1000万颗以上。但达到3000万颗以上也只有3家。

按照这么看,铂德、小野、魔笛必然有一家是7000万颗以上的配额?但这些仅仅是数据参考,具体估计大部分企业不会公布这一项数据。不过有人士爆料,如本雾科技一年有效期内的许可的产能为15万根烟杆,210万颗烟弹。而持牌的烟油企业年度生产“配额”规模从76吨到2000吨不等。

因为配额的问题,“准入规模”也成为了众多拿证企业关心的话题。

也让人思考,头部电子烟生产家迟迟不拿证,估计犹豫的是这“配额”的下定。

谈到产能,今年《中国(深圳)电子烟产业白皮书》就指出,悦刻的工厂每年仅抽检就消耗约200万颗成品烟弹,规模也是巨大。而悦刻在2020年高峰的时候,当年的三季度烟弹就售出了6190万颗,基本相当于1个月销2000万颗……

一颗烟弹基本30多元,1亿颗也才30亿。100亿才3000亿,全球电子烟一年销售量已经数上千亿美金,相当于数千亿人民币,这基本代表一年需要上百亿颗烟弹都不止。就好像思摩尔去年137多亿收入,其中有90多亿来自出口,内销收入约为46亿元,且内销大部分来自烟弹,说明有不少的产能。而思摩尔去年收入中,有12亿来自美国,40亿来自中国大陆,15亿来自欧洲,1.3亿来自日本,3.3亿来自其他地区。也说明其核心市场除开大陆,就是欧洲、美国等。

图片

(思摩尔的收入分布)

还有日本烟草今年一季度,其加热不燃烧烟弹销量就达到20亿支,可见市场对“烟弹”需求量很大。

当然,“配额”代表每一年进入市场的供应有限,也代表进入门店不是“取之不尽”。更代表,电子烟门店的营收利润都可能因为“配额”受到一定的限制。

以此看来,电子烟“配额”销售,也说明电子烟将踏入“控能控产控销”的时代。这样背景下,电子烟每年的增速规模都可能在控制之中!

而出口不限制配额,自然也引发不少企业会将销售的重心放在海外。

写评论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