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探索

刚蹭上电子烟热度就收关注函 天音控股能靠电子烟成功自救吗?

158 8分钟阅读

  作者:李东耳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1年5月26日,一份明确提及电子烟有害健康的报告令不少消费者直呼“受骗”。

  与此同时,还有一家老牌上市公司因此受到了关注。

  2021年5月20日,天音控股因涉足电子烟销售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原来,作为手机分销行业的龙头,天音控股自2021年来就与各大电子烟品牌展开合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开近1000家店销售电子烟。

  那么,天音控股能靠电子烟能重回巅峰吗?

  天音控股悄悄涉足电子烟

  2021年,天音控股涉足电子烟的消息不绝于耳。

  早在2021年4月份,有关天音控股与小野、铂德合作的消息便漫天飞舞。

  2021年5月10日,在天音控股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同样有投资者向天音控股询问有关电子烟业务的进展情况。

  对此,天音控股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天音控股已成为电子烟品牌商铂德和小野的唯一国代,并表示根据合作协议,2021年计划共开设 8000 家电子烟品牌专卖店,小野及铂德品牌各开设4000家,通过召开 25 场省级、100场市级招商会及一线城市的行业展会推广。

  随后,天音控股又于5月19日发布公告再次确认此事。

  这将天音控股转型电子烟一事浮出水面,随后,在深交所的“关注”下,天音控股表示,早在2021年3月31日,天音控股便由全资子公司天音通信有限公司与小野、铂德签署了相关合作协议。

  2021年4月28日至5月21日期间,天音控股已在北京、广州、武汉等地召开了20多场省级招商会,并累计开业981家专卖店或兼营店。

  不过,天音控股想要插足电子烟市场的时间或许更早。据天眼查APP,早在2019年8月,天音通信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就包括了电子烟具、金属烟具(不含烟草制品)、烟油销售。

  来源:天眼查APP

  不过,天音控股没有立即开展电子烟相关业务或许与相关监管政策有关。2019年“双十一”前夕,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电子烟“线上禁售令”,禁止在网上销售电子烟产品,电子烟市场随之转移至线下,大量电子烟相关企业也因此倒闭。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天音控股在回复中表示不存在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但自3月底确定与小野、铂德的合作,至5月14日进行投资者活动期间,天音控股并没有在其财报或公告中披露有关合作的事情。

  这个回复多少有点“欲盖弥彰”。

  天音控股为何故意“隐瞒不披露”?

  电子烟自诞生之后,就被很多人称作是戒烟神器。打着“无害”标签的电子烟也因此在很短的时间里受到大量年轻消费者的追捧。

  不过和许多无糖产品并非真无糖一样,电子烟虽然是传统卷烟的替代品,但并非是对人无害的产品。

  据GPLP犀牛科技了解发现,电子烟对人的危害主要来自三方面,即尼古丁、烟液中的有害物质、溶胶中的有害物质。虽然并非所有电子烟都含有尼古丁,但并不代表所有的电子烟都对人没有危害。

  早在2021年5月26日,国家卫健委和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共同发布《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显示,有充分证据表明电子烟是不安全的,会对健康产生危害。

  因此,3月22日,在工信部发布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中就指出,要推进电子烟监管法制化,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增强电子烟监管效能,鉴于电子烟与传统烟草在核心成分等方面具有同质性,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应当参照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也就是说,虽然当前还未有明确的规定,但继禁止在网上销售电子烟之后,有关电子烟的监管还将更严,很有可能将会象传统卷烟一样被实施35%的消费税以及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等。

  不难看出,天音控股与小野、铂德合作后迅速开店,或许就是为了在相关监管政策落地之前抢占市场。铂德作为电子烟的头部玩家之一,影响力甚至达到在二级市场上出现“铂德概念”的情况。

  据铂德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铂德专卖店数量还只有2000家,而在IECIE上海蒸汽文化周上,铂德宣布截至5月16日,铂德门店数量已经超过3600家;小野则在2020年1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授权店累计超过1500家,专卖店即将突破1000家。

  与此同时,友商的布局令打算入局电子烟市场的天音控股更需要加快脚步。如据爱施德(002416.SZ)​2020年报,爱施德已与电子烟企业悦刻实现合作,2020年在全国拓展并运营3600家悦刻专卖店和3200个店中店。

  不过,伴随着相关监管逐步升级,更高的税收和门槛令企业经营成本大大提升。

  这对于天音控股来说显然都不算好消息,故其逃避披露及监管显然也是有意而为之。

  天音控股的难言之隐:落寞的手机分销龙头净利润不足10年前

  财报显示,天音控股的主营业务为智能终端销售、彩票业务、零售电商业务、移动转售和移动互联网业务。

  2020年,天音控股共实现营收入597.84亿元,其中按行业分,通信业务实现营收554.70亿元,营收占比92.78%。在其通信业务中,手机分销是最主要的业务之一,据其投资者关系记录,2020年,天音控股共销售1974.09万部通信产品。

  看起来非常不错,不过,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

  在A股市场中,爱施德是另外一家以手机分销为主的上市公司。

  据其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爱施德共实现营收641.90亿元,其中手机销售实现营收566.88亿元。

  从营收数据上看,天音控股早已被爱施德所超越。

  据其2017-2020年财报显示,天音控股分别实现营收396.28亿元、424.66亿元、529.43亿元、597.84亿元,然而,爱施德早在2013年时营收就达404.09亿元,从2017-2020年,爱施德的营收增速虽然较缓,但也分别实现营收567.36亿元、569.84亿元、559.69亿元、641.90亿元。

  从净利润的角度看,天音控股更是被爱施德远远抛下。

  从2017-2020年,天音控股分别实现净利润2.34亿元、-2.31亿元、0.51亿元、1.86亿元;而爱施德则分别实现净利润3.79亿元、-0.93亿元、3.44亿元、7.00亿元。

  再往前看不难发现,天音控股的业绩逐渐被爱施德超过并不意外。

  自2010年天音控股的净利润达到3.11亿元之后,天音控股的净利润就再没能达到过3亿元,2010年天音控股的营收规模还只有208.77亿元,此后,2011、2012、2014、2015年天音控股均为净亏损状态,2013年虽然实现了盈利,但净利润只有2748.49万元。

  作为曾经分销市场的一哥,天音控股可以说近年一直挣扎在亏损的泥潭当中。

  在天音控股称霸的2G时代,手机分销是销售的主要模式。然而随着手机逐渐由2G向3G过渡,天音控股这些手机分销商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

  此后,随着电商平台的逐渐成熟,电商逐渐成为除分销、直销、运营商外另一重要手机销售渠道。

  这更是让以天音控股为代表的分销商难以为继。

  对此,曾任天音通信总经理的严四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线上出货的渗透率不断增长令线上平台吃掉了不少传统分销出去的产品总量,电子商务信息的透明化使代理商越来越难以大幅加价,人力成本的不断攀升也令传统的分销模式越来越处于劣势。

  正是由于在电商零售上的不足,天音控股的盈利能力越来越差。据其财报,2020年,天音控股仅实现营收37.84亿元,同比降41.41%,营收占比也由2019年的12.20%下降至6.33%,几乎下降了一半。

  于是,转型成为天音控股的唯一出路,随后,天音控股转型电子烟也就顺理成章。

  只是,天音控股能够此次成功转型吗?

写评论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