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来源于创业资本汇 ,作者李明珠 陈霞昌

电子烟新政下的

  创业资本汇

  新鲜可口的创业讯息在这里发酵,你创业我支持

电子烟新政下的

  来源:创业资本汇

  “这几天我们还是非常忙,关于电子烟的新政出来以后品牌商和渠道商都还是很着急的,要一一去客户那里安抚一下。”深圳宝安沙井一家大型电子烟代工厂的市场总监刚刚安排好新一批海外客户的订单,又匆忙赶往南山的品牌客户那里做回访。

  工信部22日出台《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意见提出,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这激起了电子烟行业的大震荡。

  不过,尽管在资本市场上,电子烟代表公司思摩尔国际、雾芯科技股价连续大跌,但证券时报记者实探发现,在具有“全球雾谷”之称的深圳宝安区,沙井、福永、石岩片区多家电子烟代工厂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订单仍然比较火爆,有工厂从3月初开始还在扩建生产线,不断招工加班加点生产。另一方面,部分品牌商则更显焦虑,通宵达旦商量应对策略,尤其是在国内市场布局较多的企业,考虑做一定调整。有从业人士呼吁,整个电子烟产业链涉及面广,期待监管有针对新兴行业的更好的适应性办法。

  业界冰火两重天

  过去一年,受疫情影响,很多行业都特别难熬,但电子烟行业却迎来强力反弹。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新增39145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同比增长30.27%。截至2月4日,中国电子烟企业数量达174399家,仅年初以来一个多月时间就新增5947家企业。

  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圳有近8000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其中有超3000家集中在宝安区。这意味着,深圳宝安区平均每一平方公里就有8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因此这里也有“全球雾谷”之称。

  在深圳宝安区的沙井、福永、石岩片区,仍然可见各个电子烟代工厂内忙碌在生产线上的工人身影,连午饭时间都匆匆忙忙。年后才入职的组装女工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最近都在加班赶货,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但是包吃住还有加班费,最高有7000多元每个月,比其他地方打工能多赚2000~3000多元。

  “我们最近订单还是很火爆,的确需要提高产能,其实很多都是组装的工作,学一下就会了,最近这一周就招了大几十人了,普工、拉长、技术的都有,3月初的时候,我们这里还只有3、4楼在用,现在5楼也启动了。”该工厂招聘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在石岩一家电子烟代工厂门口看到,工厂在紧急招聘工人,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就有五六个女工前来问询,填入职表后就可以直接去参加培训上岗。还有招聘广告表示,内部推荐成功最高奖励1000元。

电子烟新政下的

电子烟新政下的

  深圳宝安石岩一家电子烟代工厂门口,工厂在紧急招聘工人,内部推荐成功最高奖励1000元 吴家明/摄

  工厂招聘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一共是15条生产线,2条生产线是计件的,所以人员流动性更大一点。除了深圳的2个厂,在东莞我们也启动了一个新的基地,主要是生产雾化器,月产能估计有上千万件,但还供不应求。”

  与工厂订单火爆的场面相反,被新政“重创”的多数品牌方频频叫惨。“新政出来第二天,几乎没有啥客户下单。前一天还是上万盒的销量,仓库还有几百万的货,工厂有打了定金的订单。”深圳某电子烟新品牌创始人连连叹息,“现在的渠道商都在等品牌方定策略,但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先观望,转海外的思路大家肯定都想,但不是一时半会能拓展的。”

  那些刚拿下多个线下门店的新入局者则更焦虑。在电子烟行业供应链周边活跃多年的李志(化名),终于在今年入局了,但他也面临立刻就卖不了货的尴尬局面。

  他对政策有自己的理解,监管方向指明了电子烟的身份,即参照烟草规定。这意味着以后可能就是要拿牌照,可能就是中烟统购统销电子烟,所有品牌商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申请烟草专卖许可,只有申请到许可的才有资格销售电子烟给中烟,中烟买回后由其自己的5万多家渠道销售再缴税。在内地市场,品牌商不能卖给中烟外的其他渠道。

  “这个行业每天都充满了暴富的故事,去年我们身边做得最好的一家电子烟公司分家了,两个核心股东每个人分了8000万现金,他们又各自拿这个钱去做其他品牌,这样一起步就不低,但小的品牌几乎没啥生存空间,没那么容易。”李志感慨,做得太晚了。

  期待政策 不要一棍子打死

  随着电子烟行业的一些头部企业上市的暴富效应,资本对行业的关注热度持续不减。

  2021年1月22日,电子烟品牌悦刻RELX母公司雾芯科技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暴涨145.9%,市值近3000亿元。港股的思摩尔国际自2020年7月上市以来,股价也是一路走强,今年1月最高价达90元港币,股价涨超7倍,市值更是突破5000亿港元。

  赚钱效应吸引了更多入局者。资本层面,去年下半年以来,相继有电子烟零售渠道品牌“来烟”、电子烟品牌LAMI徕米、魔灯盒子等新入局者完成融资。进入2021年,电子烟品牌gippro龙舞,打响了开年电子烟行业融资第一枪,正式宣布完成新一轮数千万人民币融资。跨界资本也快速跑步入场,车企比亚迪公开了一种电子烟专利,产业链公司也在加速电子烟领域的布局。

  深圳监管局去年底也披露了中天国富证券有限公司关于深圳市卓力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拟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辅导备案的信息。作为电子烟行业供应链龙头企业,卓力能是行业领先的专注于电子雾化技术研究和应用的高科技企业。

  君创基金总经理杨桓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新政下那些准备上市的企业,可能也会调整IPO或者发行节奏。已经准备上市的几家头部企业肯定也会受到影响,具体要看各自的市场策略了,以外贸为主的影响较小,国内线下门店模式冲击较大。

  他指出,电子烟是一个高技术含量行业,虽然短期内因资本热潮吸引众多入局者,但从长期看,技术积累、研发实力、产品创新等都给新入局者设置了不低的门槛。新政总体来看利好头部电子烟品牌,中小品牌及山寨产品有望在规范化监管下出局,行业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升。

  深圳某知名PE机构曾参与电子烟的投资。该项目负责人表示,电子烟行业牵涉到的产业链非常庞大,监管新政可能会让一些有资本规划的公司会放慢脚步,但我们一直也在看相关的项目,投资方面大家近期都会观望一下,不过这个赛道是受资本持续关注的。

  他同时强调,在监管层面应该清晰明确以下几点:第一,传统卷烟和电子烟之间的危害对比应有清晰的鉴定,这对市场影响非常大。第二,电子烟已在全球存在多年,海外市场已相对成熟,期待政策不要一棍子打死,结合新事物的特性做监管方案。第三,全球电子烟供应链九成以上集中在深圳,从产业规模看,2020年,中国电子烟出口约为494亿元人民币(75.59亿美元),2020年,中国内销零售额约为145亿元人民币,应该合理权衡国内产业和外贸创汇的利益对比。

  原标题:《电子烟新政下的"全球雾谷"怎样了?最新实探》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SO SOUL电子烟为年轻一代,打造电子烟中潮牌!

67 上一篇

视频丨济南拟推禁烟新政,电子烟品牌企业巡展未受影响,签约代理千余家

35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