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校园周围的电子烟迷雾

  学校的老师们发现,一些学生炫耀电子烟有潮范儿,香味好闻,还在学生中形成了一个所谓的潮范儿文化。接着,老师们又发现学校周边有了新的变化,周围的电子烟售卖点像是一个个摘不掉的瘤子,一步步渗透进校园

  撰文 |傅小波编辑 | 秦言

  来源:懂懂笔记

  脸上挂着一些青春痘,16岁的张科(化名)是个少不更事的“老”烟枪。

  日常生活中,他会习惯性从裤袋里掏出一个 “设备”,那是一款黑色外壳、一个手掌就可以遮住的东西。张科总把它塞进外套内里、靠近胸前的地方。

  在教学楼的走廊转弯处、校园偏僻的角落,他和几名同学一有机就会拿出电子烟,按3下开机,然后偷偷第深吸一口,烟雾一散而去,留下的只是淡淡菠萝香或巧克力味的香气。

  张科会在不同情境下更换不同口味的烟弹,这让他的烟瘾也在无形地增加。在学校抽,在家里抽,只要无聊就抽几口。暑假前体测时,他的跑步成绩慢了很多,“也许是体能真的变差了,跑 200米就很累,喘得不行呀。”

  话音刚落,他又转头吸了一口电子烟,吐出个小烟圈,这让他感觉很酷——几秒内连续吐出数5、6个饼干大小的烟圈,瞬间在空气中穿行而去,这个烟圈的招式叫“机关枪”。

  他们没打算禁止未成年人购买

  大约在1年多前,接过了高年级同学的第一口“电子烟”后,张科就成了这个所谓“时尚产品”的忠实用户。

  这似乎也是电子烟近两年畸形发展的一个缩影。

  2019年伊始,电子烟行业走在风口浪尖,似乎每家电子烟企业都想冲入市场分一杯羹。“比香烟更健康”的口号,是当时不少电子烟企业撬动消费者钱包的最大“砝码”。在经过了两年的“野蛮生长”之后,今年5月26日,国家卫健委和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共同发布《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其中首度定调电子烟会危害健康。

  紧接着,6月18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印发了《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烟侵害“守护成长”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进一步加强了对电子烟行业的监管。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让狂奔的行业被按下减速键,但是这个圈子里的商家都清楚,在更多的下沉“青少年”市场,电子烟是一部分青少年的潮范儿“标配”。

  电子烟进入校园的情况,一般人感受不到,但对于学校的老师来说,却可以深刻感受到电子烟是如何以不同路径,无差别地进入学校中。

  浙江二线城市某私立学校的蒋老师(化名)回忆起第一次看见学生购买电子烟的情境:“大概是三年前,有一回赶上学生返校,一个男生拿着一个刚拆包的快递纸盒走进班里,正巧赶上大家在上交手机(返校当天上交手机到周末放学方可领回),男生就随手交了上去。我随意看了一眼那个包装盒,结果上面的图案显示是电子烟,很像唇膏,从淘宝上买的,直接发到了学校。”

  蒋老师坦言:“私立学校里抽电子烟的孩子估计会多一些,我班上也会时不时没收几个。我也算是见证了(学校里)规定的违禁物品,从传统香烟变成了电子烟这一过程。这东西有的外型像随身听、录音笔、U盘,我们有时候都看不出是不是电子烟,我记得使用者里年纪最轻的是从初一就开始了。”

  从电子烟初期发展至今这6-7时间里,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悄悄走进校园。有些学校的老师们发现,一些学生炫耀电子烟有潮范儿,香味好闻,还在学生中形成了一个所谓的潮范儿文化。接着,老师们又发现学校周边有了新的变化,电子烟售卖点像是一个个摘不掉的瘤子,一步步渗透进校园。

  以上海为例,除了电子烟的专卖店,学校周边的一些便利店,包括全家、7-11、罗森等都会销售电子烟,有的就开在中学、小学的斜对面,有的店面就开设在学校周边的马路旁。当然,这些电子烟销售点的烟酒柜台,都会明显标示着几个大字:“未成年禁止吸烟”。

  “全家之类的店最开始买的时候,我心里还有点儿慌,怕去买烟弹的时候被呵斥。后来我索性放开了,就大大方方的去拿着烟弹付款就是了”,张科说道。

拨开校园周围的电子烟迷雾

来源:网络

  电子烟是不是烟,是否含有相关有害物质,买烟的商家心里都很清楚。

  相关法律的规定中,早已明确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制品,自2014年3月1日起施行的《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烟草制品销售者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对不能出示身份证件的,不得向其出售烟草制品。

  《条例》同时明确,违反此条规定的,由市场监督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并处以3万元罚款。而在电子商务法里面,互联网销售电子烟也是被禁止的,有向未成年销售电子烟,应处以五万元的罚款。

  张科所在的学校,位于上海内环,尽管离电子烟的专卖店有半小时路程,但丝亳未阻碍他和同学们对新型烟弹的“发掘”。滑开手机,各类社交媒体上的各类开箱评测应有尽有,电子烟的各种装备烟在网店、社交平台也都可以买到。这些评测、电商平台也会相应地说明或者标示: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产品。但是……

  “他们本来就没打算禁止未成年人购买吧”,张科笑着说道。

  某品牌的电子烟商家告诉懂懂笔记,他们是绝不会卖产品给未成年人的,也不会针对校园进行营销活动。但除了少数店家因品牌目标大而极为谨慎外,据经常在校园附近买烟弹的张科描述,“说不会卖给未成年人,但我们还是照样买到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处在第一线的老师,以及学生家长只能持续努力在孩子的生活上把关,用“校规”、“家规”抵挡电子烟对孩子的侵袭。

  商贩们想的只是挣钱

  今年大学毕业的嘉琪(化名)很早就接触纸烟,一开始抽电子烟,也是因大学同学在 大二的时候做起了这门生意。

  两年多前,电子烟正开始在全国各地卖得火热,连还没开始做直播的罗永浩都入局开始创业,嘉琪一直使用着锤子手机,也是罗永浩的铁粉。他的同学正好学做微商,从深圳的一个批发商那里拿了货,先在淘宝和闲鱼上卖货,后来又在朋友圈做起了熟人生意。嘉琪经常在宿舍里看到数十个小纸箱堆在一起,旁边摆着电脑,这是同学在准备发货。

  嘉琪回忆,宿舍里的同学看到都觉得好奇,也跟着抽起了电子烟,他自己也是如此。“确实很有范儿,有些人是混着纸烟抽,有人因此戒了纸烟,也有一些从不抽烟的同学开始喜欢上了。这个东西很挣钱,那时我在麦当劳打零工,时薪11块,但我同学却靠这个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租了公寓搬出了宿舍,还买了二手轿跑。”

  嘉琪今年找工作不顺,也开始跟着老同学做起了“电子烟微商”,他不定时地在朋友圈分享电子烟产品的图片和报价,也会写一写电子烟文化的文章,“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出20-30单,能赚上千吧。”他私下里透露,自己的客户圈子里未成年人不在少数。

拨开校园周围的电子烟迷雾

来源:受访者提供

  搭着上年轻人爱时尚、炫耀,以及想赚外快的顺风车,电子烟曾经一度携手社交媒体和网络平台,用一些绚丽简单的图片和种草视频,高效并快速地吸引了一大批“死忠用户”,也让电子烟变成像面膜、化妆品、数码产品一样可以随意销售的产品。至于卖出的烟油成分,卖给了谁,是否为未成年人,最后又会发生什么问题,网店、小卖部、便利店的商家有多少人在意?

  尽管知道电子烟存有隐患,但是一些未成年买家与无良商家却携手推动了这股“电子烟亚文化”,也让这个行业在下沉市场有了底气,培养了一群潜在的年轻使用者。

  在这种亚文化里,同学之间交流烟弹的口味成了一种时尚,甚至有些孩子认为自己只在玩一个会冒出香雾的电子数码产品。但实际上,一些电子烟里含有尼古丁,这正是令人上瘾的元凶。

  这也是今年1月2日美国食药监(FDA)发布电子烟新规,要求禁止使用大多数水果、薄荷风味的电子烟弹的原因,规定就是为了遏制青少年产生好奇感并使用。相关媒体也引用专业医生的提醒指出,当青少年发育中的大脑被尼古丁干扰,可能造成他们出现头痛、学习障碍、情绪波动,甚至脑部发育迟缓等永久伤害;当他们想要戒掉尼古丁,还会出现易怒、焦虑、无法集中注意力等戒断症状。

  更糟糕的是,若青少年遇到了山寨品牌的电子烟产品,甚至在烟油中掺入有害物质,造成的健康伤害将会更大。而山寨电子烟的重大隐患,近期也因为一些媒体的报道引发了社会关注。

拨开校园周围的电子烟迷雾

图片来源:网络

  早在2019年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中就显示,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1000万,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15至24岁年龄组的使用率最高。同时相关媒体的综合数据统计还显示,使用电子烟的儿童和青少年长大后吸烟的几率至少增长一倍。

  同样是在2019年,美国对青少年群体进行的一项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使用电子烟的青少年中,约有72.2%的高中生和59.2%的初中生使用了调味电子烟,其中水果、薄荷醇或薄荷、糖果味最为常见。

  【尾声】

  如今,电子烟烟龄近一年的张科也能感受到若有似无的瘾。“还有电量焦虑,出去玩的时候最怕电子烟没电了,还要到处找充电宝。”

  张科有时候也会思考, “我可以戒掉,但我为什么要戒呢?”他无奈地说道,“除非是没钱的原因。最开始一颗烟弹我可以抽三——五天,但现在一颗烟弹只能抽两天,25块钱一颗,一个月零花钱都不够用了。”

  目前张科正在因为这个原因考虑戒掉电子烟。另一个原因是,现在他已经觉得肺活量很不好,爬五阶楼梯就容易喘、容易累,要用力才能往肺里吸进大量空气。

  但是,最近他仍然发现在一些中学校园周边,还是会有商铺、微商在向未成年人贩卖电子烟,他认识的一位外校同学透露,自己50人的班里有近20人在抽电子烟。而这些电子烟藏在不易察觉的“包装”下,连家长、老师都难以辨别。

  当电子烟开始在青少年下沉市场中流动,有不少年轻人将它理解为一种时尚、潮流。而且随着资本对利润的追逐,电子烟从业者又有多少人“明知故犯”,甚至是铤而走险?我们看看周围的街道、商圈,又有多少电子烟销售点正聚集在校园的周边?

  不管电子烟品牌、商家是否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违规的举动,全社会都应该大声呼吁严禁在校园周边设立电子烟销售网点,严禁在社交网络、店商平台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最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明文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同时明确了主体责任和处罚措施,尤其是学校、幼儿园周边不得设置烟、酒、彩票销售网点。

  《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第十四条也要求,医疗卫生机构、未成年人教育或者活动场所、专门为未成年人服务的社会福利机构等场所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中小学校、青少年宫出入口路程距离五十米范围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其中包含对电子烟的管制。可以说,对于未成年人而言这并非新潮,也不是时尚,这就是烟草。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烟民身上的臭味,电子烟吸食者也不例外

25 上一篇

第七届IECIE深圳国际电子烟展,挖掘供应链发展新机会!

24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