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德KOL|“德”偿所愿,“镖”新立异

  关于飞镖,你觉得离你的生活远吗?

  浴球儿第一次接触飞镖是在幼儿园的时候,尚且分不清墙上挂着的镖盘和嘀嗒行走的挂钟有什么区别,就学会了在大人们射中靶心后欢呼雀跃。我想家里有飞镖的孩子,都有过这种经历—— 面对被戳的“惨不忍睹”的墙面束手无策,以及被老妈追着打屁屁的欢乐。

  后来长大后,经常和朋友在美式酒吧或游戏厅体验这项竞技的欢乐,在酒精和雾气弥漫的氛围里,为一顿夜宵使出浑身解数拿头彩。

  当然,我们可能只是在小打小闹中对飞镖有个初步概念,直到遇到了一位「教父级」的飞镖爱好者,我的世界观,彻底「颠覆」了。

铂德KOL|“德”偿所愿,“镖”新立异

  缘起Boulder铂德,我们结识了这位神奇的人物。Now,一同走进这位从飞镖爱好者进阶为飞镖文化推广者的世界。

  如果一个人愿意为爱好,占据自己的闲暇生活,我们会称之为热爱;那如果这个人,因热爱又心甘情愿成为这种文化的推广者,我愿称其为「教父」。

  # 铂德专访

铂德KOL|“德”偿所愿,“镖”新立异

  Q:您是如何开始接触飞镖运动,并将其发展成为爱好的呢?

  A:大概是在2002年的时候,我在好朋友家里看见全套的飞镖专业设备,就起了兴趣。 北京的飞镖文化启蒙算早的,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就被一些驻华使馆的外国友人或外企公司带进来了,然后逐渐通过圈子发展起来。 咱们国家体育总局在1999年给飞镖正式立项,也推动了这项运动的发展。所以,我也有机会和我这位飞镖爱好者朋友,一起去参与北京的飞镖交流活动。前期花过很多时间去练习,积极准备交流赛,随着投入时间越多,就越来越喜欢。

  Q:那后来又是怎样的契机,您从爱好转变为飞镖文化的推广者呢?

  A:随着年头的推进,投入工作和家庭的时间很多,导致我爱好这块的时间就不是那么充裕了嘛。但是我始终没有把这个爱好抛之脑后,情结还是在的。 大概从2011年开始,我就想在飞镖领域里再去做一些事情。有过很多设想,比如做俱乐部,给成人爱好者打造飞镖交流的环境。但这又不是我认为很好的切入点。 直到2013年,我开始把目标转向中小学,青少年这一领域。在学校做一些飞镖知识的科普,以及动作的讲解,将这项运动推广出去。这一动作大概持续了两年左右,2015年开始,我已经成功将飞镖运动带进了一些学校。 虽然这些年,进展并不是很快吧,但目前全北京中小学加起来也有20几所创办了飞镖教室,开展多种类型的飞镖课程。能让一部分同学参与体验这项体育活动,我真得发自内心的高兴。

铂德KOL|“德”偿所愿,“镖”新立异

  Q:从您欣慰的表情里,我能感受到您对这项运动是真的热爱。那在文化推广的过程中,您有哪些额外的收获吗?

  A:是的,因为我真心觉得这个运动非常好,它对环境和场地的要求都没有那么高,包括整体投入的费用也算是体育类项目里比较低的。而且它适用人群又非常广泛,无论是男女老少都可以参与。 我们在青少年群体的推广之余,也尝试在老年社区做一些飞镖活动,反响非常的好。因为这个运动不是剧烈的活动,相对来说上手也简单,你只需要三支镖,一个靶,马上就可以参与其中。这个活动我也会持续做,我认为也是为退休老人们多提供一种娱乐健身的方式吧。

  Q:哈哈,听起来就很棒呢!作为飞镖小白我有个疑问,飞镖是打到红心就算厉害吗?

  A:这是我听过最多的一个问题。很多刚入门的朋友,都会问:“你们练镖为什么不打中心啊?你是打不到吗?” 其实这个跟飞镖靶的分区是有一定关系的。 所谓的红心,它并不是飞镖靶上的最高分值。最小的红圈只有50分,而镖靶中间还有一圈,这一圈是它对应分值的三倍区。三倍区的面积大约是红心面积的1.7倍,那我打三倍的概率就一定会高于红心,所以它的收益比很高。 当然,红心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在咱们正常的501或者说叫N01的比赛中,最后都要打到一个数字的双倍才可以。最高的单镖可结束分数,就是50分,所以红心的用途很重要。 我们盘面上所有的分区没有一个是完全无用的,它只有利用频率的区别。同样,我们在练习的时候,也是每一个区都会练习到的。

铂德KOL|“德”偿所愿,“镖”新立异

  Q:您在练飞镖的过程中有什么经验体会吗?

  A:因为飞镖这个运动,它没有辅助器材,就是三支镖啊,再加上我们自己的手臂、肘关节、腕关节、手指。所以我们的投掷动作,就是我们将飞镖从手到目标的唯一驱动。 动作肯定是第一位的,一定要先固定一个相对标准且舒服的动作去练习。咱没看过哪些飞镖手是转个360度再去扔飞镖的。固定好投掷动作后,接下来进行一些科学训练。 飞镖这个运动,我个人认为它是一个七分心理三分技术的运动。有些选手在家里练挺好,一参加正式比赛,听到「争先结束,开始比赛」八个字,惨不忍睹的满盘乱飞,简直和练习时判若两人。听起来像笑话,但真的是内心足够强大的选手,才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Q:那您在推广飞镖运动时,会组织这种N01的比赛吗?

  A:分情况,像是一些新入门的飞镖爱好者,和他讲竞赛501怎么打,怎么拆分啊,这些为时尚早,一定要先让他体验到投掷的快乐。 比方说,今天我在某社区做的活动啊。那就是每人三镖,你只要任意一镖打中圆型区,就可以给你一份纪念品。把规则简单化,参与度高,我个人觉得是一种相对来说让大家接受度更高的方式。 规则的改变,实际上对文化的推广普及和发展是起到决定性因素的。我希望所有参与者能够在飞镖运动中感受到快乐,这些才是更重要的。

铂德KOL|“德”偿所愿,“镖”新立异

  Q:在您参与的比赛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故事吗?

  A:当时是参与一个国际赛事,那届比赛是第一次有蒙古选手参加,服装也是整齐划一,但水平还真的不高。也就几个月之后,当时我们开玩笑戏称的“蒙古一姐”,在上海IDF世界杯比赛拿到了冠军。 令我吃惊的是,为什么他们的成绩进步这么快。后来了解到,他们采用那种比较古老的集训方法,所有队员吃住训练都在一起,有点半军事化管理。那也是我参加软式飞镖比赛里,印象非常深的一次,很受启发。

  Q:您在文化推广中,所举办的比赛都是线下的吗?

  A:不全是,去年疫情的时候,线下比赛会有限制嘛。我就启用了飞镖机,通过网络对战功能可以和全国的俱乐部线上交流对战,对于整个飞镖的业态发展会有很大帮助,这也是我今后会一直坚持的赛事形式。 线下赛事更多的是在周末,我会在北京做各种飞镖交流赛,邀请本地或外地的朋友过来切磋。下周末我们就在北京平谷的纳莲山庄举办“纳莲杯”硬式飞镖公开赛,你们也可以组建一支「铂德队」过来切磋一下。

  Q:好啊,我们一定会去!您作为铂德忠实用户之一,对铂德有什么感受?

  A:从多次与铂德的接触和体验上,能感受到品牌研发的用心。这个过程我感觉和练习飞镖很像,专注研究和不断的摸索,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精益求精。心怀对胜利的渴望,才能创造奇迹。

铂德KOL|“德”偿所愿,“镖”新立异

  约上三五好友,亲身体验飞镖竞技的欢乐。来现场,「德」偿所愿,和我们一起做点「镖」新立异的事儿。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最新研究:与卷烟相比新型封闭式电子烟的减害程度更高

23 上一篇

必要的电子雾化棒烟知识

29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