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新财富女性富人群体继续呈现爆发态势:共有33人上榜,新上榜者高达11人,占比1/3。上榜人总财富由2020年的6924.9亿元,增长了74%至12045.5亿元。女性富人平均身家达到365亿元,不仅高于榜单353亿元的平均财富,相较于2020年27位女性富人256.5亿元的平均身家,也同比增长了42%。

  碧桂园杨惠妍以1803.6亿元财富值继续稳坐女首富之位,不过其财富同比增长仅2%,增速远低于新财富500富人榜、女性富人榜上榜人的整体增速。

草根VS高学历,80后女富人谁最牛?这33个女人赚了10000亿…

  01

  坚挺的60后:医药生物女性富人继续爆发

  过去一年,医药生物行业的女性富人,正以惊人的速度崛起。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而这个天性部分帮助了女性富人在医美赛道上乘风破浪。眼下,医美的渗透率越来越高,原料之一的玻尿酸毛利率高达90%,被称为“医美中的茅台”,成为资本市场的造富神器。玻尿酸行业也诞生了两位女富豪——华熙生物赵燕和爱美客简军,其中,简军今年首次上榜。

  1985年,22岁的简军国际贸易专业毕业后,进入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工作,从事国际贸易业务。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出国热潮中,简军放弃了铁饭碗,出国闯荡。

  此时,全球范围内以透明质酸钠为主要原材料的产品开始进入骨科、眼科、整形外科等美容领域。一次偶然的机会,简军近距离观察到一位70多岁的女士面部注射玻尿酸后,皱纹明显减轻,由此萌生创业的念头。

  2004年,简军回国成立了爱美客。彼时,欧美和韩国的企业主导面部填充剂供应商市场,中国玻尿酸只能依赖进口。爱美客自主研发的首款产品逸美于2009年取得医疗器械注册证并上市,爱美客成为首家取得相关资质的国内企业。

  爱美客通过爆款放量,获得高成长。2016年,爱美客生产的嗨体成为国内唯一一款应用于颈纹修复的注射用玻尿酸,这拉动其收入从2017年的0.34亿元快速增加至2019年的2.43亿元,2019年收入继续同比增长223.6%。

  2017-2019年,爱美客的毛利率分别为86%、89%、92%,连年上涨。其主打产品——去颈纹的嗨体,隆鼻的爱芙莱、宝尼达价格大概在3000-6000元/支。而它们的整体成本仅为30元左右:嗨体25元/支、爱芙莱31元/支、宝尼达32.34元/支。

  2020年9月,爱美客上市。招股书显示,其八成营收来自两款爆款产品。其2019年营收5.6亿元中,来自爱芙莱的收入达到2.19亿元,来自嗨体的收入为2.4亿元,占比分别为39%、44%。

  而华熙生物赵燕的创富路径则与简军不大相同。擅长资本运作的她,布局更多元化。1989年,赵燕创立华熙国际投资集团,主要涉足金融和房地产业务。2000年,赵燕成立华熙生物。2008年华熙生物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私有化退市,拆除境外架构后回科创板上市,其市值也增长了逾7倍。

  目前,爱美客专注医美赛道,其在医疗美容玻尿酸市场占有率居国产品最高。而华熙生物的定位是覆盖医疗终端、消费护肤和上游原料的全能型企业,其按玻尿酸产销量计算为全球老大。

  虽然创富路径不太一样,但资本市场都给予了她们相似的热情和回报。上市后,爱美客和华熙生物股价节节高升,市值分别超过1200亿元和9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位“玻尿酸女王”均对公司享有绝对控制权。简军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爱美客的股比为38%,2021年身家达到299.5亿元。赵燕在华熙生物的持股比例高达59.06%,2021年其财富继续上涨,达到462.5亿元,在新财富500富人榜上的排名提升一位,由2020年86名上升至85名。

  在医药生物领域,单枪匹马白手起家的女性创富故事并不少见,“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的情况则更普遍,有意思的是,在富人榜上,我们观察到了一些“夫妻档”中女性持股占优的例子。

  今年新上榜的周志文、冯宇霞夫妇,是舒泰神、昭衍新药两家上市公司实控人。二人都来自军事医疗系统。1989年,25岁的周志文从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生毕业,随后4年留校从事研究工作。1993年,其下海担任佛山康宝顺药业北京地区经理。两年后,当军医的冯宇霞也跟随下海,二人出资设立昭衍新药的前身北京昭衍新药研究开发中心,主要从事以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CRO)。

  舒泰神则成立于2002年,自主研发了国家一类新药——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苏肽生”和清肠便秘类药物——聚乙二醇电解质散剂“舒泰清”。2008年,舒泰神与昭衍新药签订了技术开发合同,托昭衍新药进行“神经生长因子滴眼液”的技术开发。

  医学背景出身的冯周二人,也颇为擅长资本运作。2009年,周志文将昭衍新药旗下部分资产注入了当时正在冲击上市的舒泰神,如今舒泰神市值约39亿元。2017年8月,在二人的运作下,昭衍新药登陆A股;2021年2月,昭衍新药赴港二次上市,目前其市值近400亿元,是舒泰神的10倍。

  从业务架构上看,昭衍新药是上游的科研服务企业,舒泰神是下游的生物制药企业。从股权架构上看,舒泰神的大股东昭衍投资(2017年4月更名为熠昭投资)与昭衍新药是兄弟公司关系,夫妻二人的持股侧重点也有所不同(图1)。

  昭衍新药2020年报显示,冯宇霞持股28.17%,而周志文持股15.2%;而在市值相对较低的舒泰神的大股东昭衍投资中,周志文的持股则高于冯宇霞。在对两家公司的管理上,二人同样区隔明显,冯宇霞担任昭衍新药董事长,不在舒泰神任职;而周志文担任舒泰神董事长,也不在昭衍新药任职,彼此没有交叉职务。2021年二人身家达到144.5亿元,排名326位。

草根VS高学历,80后女富人谁最牛?这33个女人赚了10000亿…

  另一对夫妻创业的医药夫妻档,是天宇股份的林洁、屠勇军。

  两人并无相关医学背景,早年分别在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轻工业局、化工厂任职,2003年创立天宇药业,主要生产心脑血管、降血糖、降血脂、抗凝血和抗哮喘等类药物的中间体和原料药。

  经过14年发展,天宇成为国内最大的沙坦类原料药供应商之一,并于2017年登陆创业板。2018-2020年,天宇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67亿元、21.11亿元和25.87亿元,同期净利润为1.64亿元、5.86亿元和6.67亿元。2020年,其7成营收来自欧美等海外市场。

  2020年末,林洁/屠勇军夫妇合计持有天宇股份66.42%的股权,其中林洁持股达到39.25%,略高于其丈夫屠勇军27.17%的持股比例,为天宇股份第一大股东。今年二人以113亿元财富上榜。

  同样来自台州黄岩的九洲药业的花莉蓉,也是今年新上榜的医药生物女性富人,不同的是其财富来自家族传承。

  1990年大学毕业后,花莉蓉进入台州国有外贸企业椒江市进出口公司工作,1995年3月回归九洲药业,从基层做起,2009年出任常务副总经理。2011年,她从父亲花轩德手中接过衣钵,成为九洲药业的掌舵人。

  九洲药业是一家化学原料药企业,主要为仿制药厂商提供专利过期或即将到期药品的专利突破、生产工艺改进等生产化服务。受益于疫情,欧美产能加速往国内转移,包括九洲药业在内的原料药企都有受益。此外,九洲药业目前正在向CDMO(新药定制研发和生产服务)转型。截至 2020年上半年,公司已有11个CDMO项目上市,39个位于III期临床,375个位于I期或II期临床试验。

  目前,花莉蓉家族在九洲药业的持股达到44.21%,持股财富达到127.4亿元,排名位于358位。

  医药生物今年是榜单上第二大造富行业,女性在这一行业活力四射的创富力,或许与选择专业有关。教师、医生护士、公务员被视作女性最热门的三大就业方向,或因于此,榜单上不少女性富人具有医药生物、化学方面的背景;如赵燕有生物学教育背景,冯宇霞为军事医学科学院药理学硕士,而2020年上榜的仿制药女性富人——普利制药的范敏华,毕业于南京医药学院(现中国医科大学)。

  02

  分化的80后:高学历VS草根

  80后和90后女首富,已被“地产二代”杨惠妍、纪凯婷分别占据14年和7年之久,她们的财富皆来自家族继承。

  2021年新财富女性富人榜显示出,这一“铁王座”有被动摇的态势。今年新上榜的11人中,有3位80后女性富人,分别是雾芯科技汪莹、医渡科技宫盈盈、谦寻黄薇。而她们三人恰好都是白手起家的代表。

  汪莹在创业前,履职经验丰富。2002年7月,20岁的汪莹从西安交大毕业之后,赴哥伦比亚大学读了MBA,后进入快消巨头宝洁,之后在贝恩咨询工作。此后,汪莹加入初创企业优步中国,最终担任中华区总经理。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后,汪莹出任滴滴优享负责人。

  10年前,深圳的工业园区分布着许多电子烟厂家,产品销往全球各国,贡献了超过80%的产能。不过,2018年以前,这一行业还没有形成大的品牌,而电子烟的需求量非常大。洞察到这个机会后,2018年1月,汪莹与优步中国、滴滴时期的同事蒋龙、闻一龙联手,在深圳创办了雾芯科技,成为国内电子烟行业的早期玩家。

  雾芯科技旗下的电子烟品牌悦刻,推出当年便售出50万个烟杆、590万颗烟弹,营收过亿。彼时,小野、Yooz、福禄等品牌还未创立,悦刻轻松打开市场,获得了较高用户认知度。雾芯科技成立不到半年,于2018年6月获得3800万元融资,投资方包括源码资本、IDG、红杉中国。

  汪莹不仅成功切入电子烟的风口,她对政策环境的变化也有着敏锐的嗅觉。2019年,国家全面限制电子烟的线上售卖,众多品牌受到重创。悦刻随即宣布停止线上销售及宣传,全面转向线下,其线下布局模式为“线下分销商+品牌专卖店”。

  2019年9月,悦刻只有41个授权分销商,一年之后,其迅速扩张到全国250多个城市,与110多个授权分销商建立合作,拥有超5000家品牌专卖店和超10万个零售店,线下渠道销售占比达到74%,市场占有率也达到62.6%,一跃成了行业洗牌最大的受益者。

  2021年1月22日,雾芯科技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电子烟品牌,汪莹的持股比例达到19.65%,身家高达325.8亿元,排名128位。而2021年国家对电子烟进一步加强监管,3月22日,工信部公开征求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的意见。消息一公布,雾芯科技盘前暴跌30%。2020年,雾芯科技由盈转亏、“增收不增利”,营收同比增长146.5%至38.2亿元,净利润录得1.28亿元亏损。

  除了年轻的电子烟行业,市场前景广阔的大数据医疗同样成为资本宠儿。

  2014年,宫盈盈创立了医渡科技,进入"医疗+AI"赛道。医渡科技通过基础人工智能引擎YiduCore,帮助合作医院汇集和处理医疗数据,将异构数据转换为标准的结构化数据,然后通过深度学习对数据进行进一步处理,最终生成有用的医疗见解。

  根据安永报告,2019年,医渡科技的收入在中国所有医疗大数据解决方案提供商中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5%。不过,目前其仍然亏损,2018-2020年亏损分别为9.78亿元、9.34亿元、15.11亿元。

  2021年1月15日,医渡科技在港交所上市。上市后,宫盈盈持股比例达到43.11%,身家达到122.3亿元,登上富人榜365位。

  值得一提的是,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宫盈盈,职业背景光鲜。她于多家投行及金融机构有超过8年的工作经验,包括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 LLP、Credit Suisse First Global、安邦保险的私募股权部门等。

  与前面两位高学历的女性富人相比,今年首次上榜的薇娅并未获得资本市场加持。作为中国最受关注的女主播,她是草根创富的代表。

  薇娅本名黄薇,1985年出生于安徽,做过歌手、模特,2003年开始在北京的批发市场卖服装。2008年,她和丈夫董海锋搬到西安,一口气开了10家服装店。2012年电商兴起,实体店遭遇冲击,两人又辗转来到广州,转型开淘宝店。2014年“双11”,薇娅店里创造了1000多万元的销售额。看到电商的巨大爆发力,2016年,薇娅正式入驻淘宝直播。

  2017年10月10日,5小时创造7000万销售记录,让薇娅一战成名,成为了直播带货头部网红。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薇娅带货总成交额达300多亿元,在淘宝直播带货红人榜中排名第一。2021年,年仅36岁的黄薇和董海峰共同登上500富人榜,身家达到90亿元,排名第490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人控制的平台谦寻文化中,薇娅放弃了对公司控股权的控制,其丈夫董海锋持股将近47%,薇娅并未持股。薇娅曾在接受采访、回应月入几亿的传闻时,表示她不知道具体数据,“钱是我老公在管的”。

  而汪莹、宫盈盈、潘东等白手起家的女性富人,股权都控制在自己手里,宫盈盈的丈夫徐济铭为医渡科技联合创始人,但仅担任高级副总裁职位,不持有股权。蓝月亮潘东和罗秋平同为武汉大学化学系同学,虽然两人共同创业,但妻子潘东通过全资公司ZED间接持股蓝月亮77.36%,罗东平并未持股,但因为蓝月亮在港股上市,所以夫妻享有共同权益。

  03

  中国女性富人的基本盘:持续稳定创富的60后

  复盘近18年,女性富人这个群体在新财富500富人榜上的变化,最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稳定”。

  首先,女性富人的基本盘为60后。近18年,60后女性富人在榜单上的地位一直比较稳定,2006年,60后一度占据了女性富人的6成以上比例,2010年之后,占比逐渐稳定在40%左右,成为主流人群(图2、3)。但是,60后女性富人更新换代较快,2003年最早出现的杨澜、惠尔康集团叶美兰早已淡出榜单。而其中财富比较坚挺的女性富人,大多从事地产和金融行业,比如,龙湖集团吴亚军、涌金集团陈金霞、今日资本徐新均长期留存在榜单上。

草根VS高学历,80后女富人谁最牛?这33个女人赚了10000亿…

  其次,50后女性富人逐渐消失。2010年,50后女性富人的数量到达顶峰,共有11位,如今只剩3位,包括奇正藏药雷菊芳、玖龙纸业张茵、北摩高科王淑敏 。跟雷菊芳、张茵同期的50后女性富人受行业桎梏,都逐渐消失,譬如与雷菊芳同在2003年首登富人榜的春蕾实业集团刘玉芬从事化工行业,抚顺罕王实业集团杨敏则是矿石加工,这一批女性富人基本上在2003-2007年间都是昙花一现。而2008年后,餐饮、食品业女性富人涌现,包括味千中国潘慰、俏江南张兰、老干妈陶华碧,而如今留存在榜单的只有老干妈陶华碧。比较特别的是“造纸女王”张茵,2004年登上富人榜后,风风雨雨十多年,一直占据一席之地。

草根VS高学历,80后女富人谁最牛?这33个女人赚了10000亿…

  此外,70后女性富人开始挑大梁。2016年后,70后和80后女性富人逐渐攀升,其中,70后女性富人从2015年后开始爆发,经过4年,数量从3位跳升至10位。不同于80后女性富人的多元和60后女性富人的稳定,70后女性富人的增量主要来自电子产业链,例如蓝思科技周群飞、欧普照明马秀慧。2021年,新上榜的女性富人中,有一位通过离婚获得股权的女性——康泰生物袁莉萍。2020年5月,与“疫苗之王”杜伟民离婚后,袁莉萍获得了康泰生物股份161,331,675股,持股比例达到23.99%。今年,袁丽萍以273亿元财富值单独上榜。而即使分割了大笔财产,杜伟民也以320亿元财富上榜。

  04

  女性创富领域更加多元化

  女性富人所处的行业,基本还是跟随宏观经济和产业浪潮,延续着时代的脉搏发展延伸。从早期(2003-2010年)多出自纺织、服装、化工行业,到2015年以蓝思科技周群飞、领益智造曾芳勤、立讯精密王来春为代表的电子产业链女性富人异军突起。

  2021年,除了医药生物行业外,新上榜的女性创富领域愈加百花齐放。海大集团谭莉莉来自饲料领域,而王淑敏创立的北摩高科生产飞行器起落架、刹车制动产品,潘东创建的蓝月亮则主营洗衣液。

  相对而言,地产和医药生物是最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财富防腐剂”行业。2003年首次上榜的富华国际集团的陈丽华、奇正藏药的雷菊芳,如今依旧活跃在榜单上。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电子烟创业大军,都去卖酒了

53 上一篇

头部创业者们抛弃电子烟去卖酒,是想再造一个悦刻

49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