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shao的职场故事会|0003

  01

  同事Jason回来上班了。

  今年1月底的某一天早上,他骑电动车,在上班的途中出了车祸,两个脚踝和右小腿受伤,被送至最近的医院临时救治。

  同事到医院看他,回来后和我聊起他。

  我问:“Jason这个苦命的娃,是他电瓶车撞别人的车,还是别人开车撞他?”

  同事说:“他闯红灯,你说是谁撞谁?”

  我说:“他也是赶时间过来上班的,公司应该要承担一点责任?”

  同事说:“公司承担什么责任?事故认定书上是他闯红灯,他全责,工伤都没有认定,现在请的是病假!”

  事故认定书认定他闯红灯,那就没辙了。

  同事还告诉我,Jason在出事之前的一个月内,其实已经出过两次小事故,不过是电动车撞了别人的电动车,都是他全责。

  那两次,他赔钱了事,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才有了这次的大事故,“海因里希法则“在他身上起了作用。

  后来Jason转院做手术,他转去的医院,手术报价是最低的,脚踝是非常灵活的部位,骨头多,好的医生或医院才靠谱,不肯花点钱恐怕会有后遗症,没钱那就人吃亏。

  保险公司一分不赔,费用都是自己出。

  当时临近春节,他是没办法回老家过年,家人苦哈哈地从老家赶过来陪护。

  虽然是在上班途中出的事故,但因为是Jason全责,依照相关法规,不符合工伤认定的条件。

  不是工伤,就没有工伤假期可休,不能上班的这段时间,他只能请年假、病假和事假,缺勤的部分得扣工资。

  公司很不错,给了他足够的假期。

  今天,我碰到他,闲聊了几句。他的两个脚踝和右小腿都植入合金,在休整了五个月后,金属植体的异物感是没有了,走路看不出异样。

  我问他:“这次损失了多少钱?”

  他说:“十一二万。”

  我说:“之后还闯红灯不?”

  他冲我笑笑:“不会再闯了!”

  但愿吧,人是不长记性的,总会揭了伤疤忘了疼。

  02

  同事Ken到新公司上班,据说这次跳槽工资涨了两倍。

  Ken是个越南人,在台湾上大学,毕业后回越南待了两三年。三年前在大学同学Sam的感召下加入我所在的公司,因为过往经验和新工作要求不一致,所以他作为新手入职,薪资不高。Sam前年回了台湾,Ken留了下来。

  去年的一天上午,我到Ken所在的办公室办事,看到他办公桌上有个新鲜的玩意儿,走过去问是什么物件?顺便聊聊天。

  那个我看起来很新鲜的玩意,是一个长方体的充电宝带着两个充电线,其中一根充电线在给电子烟机台充电,我们的话题就转到了电子烟机台。电子烟机台约300元,一次充满能用于10来支电子烟。电子烟则价格不等,从100元200支,到400元200支都有。抽电子烟不比抽传统烟便宜。抽电子烟是戒不掉烟瘾的。只是抽电子烟没有味道,嘴里、身上干净。他一天抽15支左右,想抽就忍不住。这些话,主要是他在说,我在听。

  话题转到健身,这是很自然的——他可是有八块腹肌的男人!我问他怎么减脂肪?他饶有兴致地告诉运动形式和健身动作。我看他当天状态不怎么好,手臂露出的部分青筋暴得很夸张,我就问他饮食情况,他说最近吃得很少,只是早上吃一顿,下午三四点钟再补充几块饼干,体重从61公斤(此前一直很稳定)瘦到了55公斤,体脂率只有8%。我笑着问:“腹肌有没有少?”他撸起T恤,很自豪得秀给我看,依然保有8块腹肌。

  接着谈到工作上的事情。最后,我问他几时回越南?他上次回越南还是半年前,当时疫情防控让他来回颇费周折。他露出很忧伤的神情,摊开双手,无奈地说:“这个……我也不知道。”那天,我们聊了约一个小时,中饭时间到,我要去吃饭。他不吃中饭。他有些恋恋不舍,说:“好久没和人说过这么多话了,谢谢你……”

  过了几个月,听到同事John说起Ken,那是我和John在一起打球之后。John和Ken在同一个部门。John说当天早上十点多,Ken还没到公司,电话不接,微信不回,住所的门敲不开,同事们很着急,找了锁匠开了门之后,发现Ken在房间里睡觉。下午Ken是回公司上班了,但当天从前到后,Ken没和谁说一句话,包括上司。

  我想,他应该是太孤单了吧?在工作中,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不需要和太多人联系,如果他不主动,工作时间说不了几句话;下班之后,他没有女朋友,在内地也没什么朋友,吃饭一个人,健身一个人,和家人朋友聊聊天也没法面对面;再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越南了,难免会孤单。John觉得我分析得有些道理。

  下次再见到Ken的时候,我感觉他的状态不太好,似乎更瘦了(当时是冬天,穿得很厚,我不十分确定)。我挑起话题来聊,他没有多少兴致。此后到他所在的办公室去过几次,办公室的喧嚣和热闹与他无关,他只是孤零零地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盯着电脑,蓝牙耳机藏在长长的头发下面。

  上个月,听说他提出离职了。我去找他,他不在,John说Ken有好几天没来了,同事联系不上他,据说是和老板请了假。当天晚上八点来钟,我找到他的住所,在他的门外,我听到他在和人说话,像是倾诉,又像是哭泣,我的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地听,很快我就明白了,和他对话的是一个机器人,机器女生用温柔的声音在安慰他。John和我说的是真的,他说Ken孤独难耐,买了一个机器人对话。我悄悄地离开了Ken的住所。

  一个人在外真的不容易,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孤独。我也曾是一个人在外,也曾短暂两地分居,深切感觉过孤独的可怕。如果不及时找出战胜它的力量,孤独足以摧毁一个人。对于我来说,我的内心从未战胜过孤独,在有自己的家庭之前,给我力量的是我的原生家庭。

  Ken换了工作,也希望他能找到战胜孤独的力量。

  03

  我以前服务过一家小公司,工程部门的经理带了三个人。奇怪的是,几乎什么事情都是工程经理自己在处理,别人最多也就打打下手。工程经理的能力很强,每件事情都没落下,而且处理得很不错。只是每天忙进忙出,兢兢业业,看起来他真的很辛苦。

  好几年了,他团队里的成员换了好几位,就是没人能顶得上来。“太忙了,没空教他。”“事情这么紧急,让他做,不如我自己做得快。”“下属靠不住,那就自己来做啰。”同事们经常能听到他这么说。但即使再苦再累,他也毫无怨言。

  公司上下对他的评价都非常高,并且一致认为他是不可或缺的一位,因此他拿到的报酬是同级别的同事中最高的。

  我当时的处事风格和他就完全不一样,我总是放手放权让下属去做,给他们成长机会的同时,也给自己随时承担更大职责的机会。我对他带团队的能力深表怀疑,时常觉得他根本没必要自己动手,更不必那么辛苦。

  但当我在了解到他的过往经历后,我才有些明白他。

  他的前一份工作,是在行业内很有名望的一家工厂里,担任副厂长。在建厂伊始,他到德国学习了半年,回来之后,手把手转交给下属。在他成功培养了一批人才后,自己却被扫地出门了。从管理层到失业,人到中年从头再来,他有些灰心。

  依靠别人通常会让自己失望,因为要了解并看清别人几乎不可能,即便是像外卖网站记录每一单数据一样,收集到这个人的点点滴滴,如果时间跨度不够长,也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

  往往只有在碰壁之后,才明白别人是靠不住的。他也汲取了教训,不那么愿意教人了,即使教别人,也是不肯全部教会的。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自己苦点累点无所谓,长久保住饭碗才重要。

  自古师傅带徒弟,始终是不肯全部教会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句话,年岁越大一些,越是觉得有道理。因此年龄越大的人,越会让人感觉保守一些,他们青春不在,只希望靠自己的技能来保护自己的工作。

  作为徒弟,实在不能寄望师傅太多。师傅愿意交的,自然会交给你;师傅不愿意教的,你就很难学得到。在互联网时代,只要自己肯学,一定能够找得到学习资料。

  本事在自己手上,才靠得住。zhi'cha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史上最内卷”的万亿赛道上红杉和小米押注的项目半年翻3倍估值500亿

31 上一篇

亿纬锂能深度:动力电池全面突破,三大业务齐头并进【开源新能源】

44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