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投中网

“史上最内卷”的万亿赛道上,红杉、刘晓丹和小米押注的项目半年翻3倍

  

  锂电池行业的春天才刚刚开始,但对大多数投资人来说已经结束。

  原标题:“史上最内卷”的万亿赛道上,红杉、刘晓丹和小米押注的项目半年翻3倍,估值500亿

  文/龚小贞

  锂电池热得发烫。

  除了宁德时代破1.2万亿的市值,2月红杉高瓴等顶级机构纷纷参与比亚迪定增的消息,二线锂电池厂商的融资历程更加说明问题。

  两三年前,它们不被投资人看好。一FA告诉投中网:“估值低,但投得人少。”

  比如“常州两兄弟”中航锂电和蜂巢能源,它们是仍未上市的锂电池企业中产能最大的两家。前者是老兵,成立于2007年,背靠航空工业集团,有国资背景。后者是新秀,成立于2016年,2018年从长城汽车独立分拆,有产业背景。

  尽管出身条件不错,但当初并不被资本追捧。蜂巢能源2018年的那轮融资中,支持它的只有产业方长城汽车。中航锂电的境遇类似,2019年融资,它只获得了由常州地方支持的金坛投资的资金。

  而去年四季度以来,局面扭转,甚至投资人想投投不进去。“投资人想挤,公司压根不见。”FA说。

  能入局的是一众知名机构和产业资本。去年12月,中航锂电Pre-A轮融资超60亿。背后站着红杉资本、外号“并购女王”刘晓丹成立的晨壹基金、小米产业基金等等。普通机构已经没有机会了。

  并且就在这短短半年时间,这两家公司的估值又翻了3倍甚至更多。知情人士透露,中航锂电上一轮投后估值约为150亿,而目前其正在进行新一轮百亿融资,投前估值500亿。500亿是什么概念?这已经超过了A股80%上市公司的市值。

  今年上半年,蜂巢能源完成一轮30亿元以上的融资,得到了IDG等一线机构的支持。目前,其仍在进行新一轮融资,规模为40~50亿。它的估值已从去年底的一百多亿变为300多亿。热度丝毫不减。

  但陡然升高的估值和未来收入变化关系不大。知情人士透露,中航锂电年收入为30亿左右。FA预估,今年中航锂电的收入不会有太大增长,“因为产能是满的”。

  目前地方也在大力支持锂电池厂商扩产。比如6月底,中航锂电曾在一篇宣传稿中这样自夸:“中航锂电50GWh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成都基地项目是成都市重大产业化项目投资基金成立以来,投资金额最大、推进速度最快的百亿级项目,从对接到落地,仅68天,并且实现当天签约,当天项目公司注册成立,从正式签约到开工,仅31天,再次创造了令人赞叹的‘中航锂电速度’。”

  重点就是其中的两个“最”:投资金额最大,推进速度最快。百亿级项目半年落地即可称非常快。而68天是2个月零8天。这说明了什么?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无疑,锂电池投资的大风刮得更猛烈了。

  但热归热,锂电池投资热有些奇怪。

  “捡漏式”投资

  最顶尖的风投与热门行业最头部的项目绑定,这原本是常态。但从投资项目来看,风投从去年四季度开始进军锂电池更像是在一级市场“捡漏”。

  和正在追赶先进制程并受制于人的芯片产业不同,中国的锂电池产业更为成熟,在国外有足够的竞争力。去年全球动力电池(锂电池的一种,主要用于电动汽车等)装机量前十的公司中,中国公司至少占了4家,其中第一名也被中国公司占据。

  但不论是国内一线、二线还是三线锂电池厂商,大多数已经上市。

  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统计,去年我国动力电池企业装车量排名前十的公司分别为宁德时代、比亚迪、LG化学、中航锂电、国轩高科、松下、亿纬锂能、瑞浦能源、力神电池、孚能科技。其中LG化学、松下为外资企业,未上市的为中航锂电和瑞浦能源。

  而上文也提到了,中航锂电、蜂巢能源是仍未上市的锂电池厂商中产能最大的两家。去年,中航锂电动力电池装机量在全国排名第三,全球第五,客户包含广汽、长安汽车等。蜂巢能源全国排名第,全球第七,客户为长城汽车等车企。新冒头的瑞浦能源则背靠锂矿集团青山,是青山的下属新设企业。

  剩下的标的太少,留给投资人的机会不多了。

  投资机构也频频在二级市场出手。去年7月,高瓴百亿重仓宁德时代,参与定增后,高瓴在宁德时代持股2%,成为宁德时代第9大股东。今年2月,高瓴斥资2亿美元参与比亚迪定增,红杉中国也以大额资金参与。

  场面十分热闹。

  这不是第一次热

  这也不是锂电池第一次被资本簇拥。锂电池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热发生在2016年~2018年,新能源车蓬勃发展的时期。

  这期间标志性事件很多,如2016年,马云拜访宁德时代曾毓群,云锋基金获得10亿元投资额度。2018年,仅次于宁德时代出货量的孚能科技融资10亿美元,创下电池行业融资纪录。同年宁德时代作为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第一的公司上市,市值超7百亿。从市盈率来看这市值也足够高,2018年宁德时代的净利润不到36亿。这是上一次投资热的巅峰。

  这两次热对比来看也很明显,和如今资本追捧二线锂电池厂商不同,上一次他们支持的是一线锂电池厂商。

  其实原本锂电池行业也并非风险投资机构眼中的好生意。

  锂电池行业是重资产运作。第一,投入资金成本高。如2月,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投资建设三个电池项目,拟投资不超过290亿。“没有50亿、100亿是没办法扩产的”。FA表示。第二,投入的时间成本也高。“投入两年,你才有收入。”

  这两点即决定了投资的单笔投资金额高,投资周期长。再加上过去人民币基金周期短,只有5年,因此VC投资锂电池的风险高。

  这也是一门艰难的生意。

  卖动力电池属于ToB的业务,且高度国际化,同时还对大客户具有强依赖性。进入全球供应链即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全球车企只有二十多个大品牌,且以国外品牌为主。目前国内排名靠前的锂电池厂商都有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积累。

  同时行业内存在持续竞争。既有有技术路线的较量,比如磷酸铁锂、三元锂电池之争。2016年以前,走磷酸铁锂路线的比亚迪是动力电池行业龙头,2017年,坚持三元锂路线的宁德时代成为了第一。还有价格之争,这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盈利。其中任何一点,都不容忽视。

  并且一旦被踢出车企供应链,今天的一线也许就是明天的三线。比如孚能科技,2018年其出货量仅次于宁德时代,后因客户变更的原因,目前其出货量已跌出前十。

  另外,尽管造动力电池投入高、艰难、产出却很低。

  有的二线锂电池厂商,辛苦耕耘了二十多年,一年收入不到70亿,净利润不到2亿。

  有的干脆做起了投资,比如投资电子烟。亿纬锂能成立于2001年,总部地处广东惠州,动力电池业务在我国排名第七。目前其主营业务动力电池一年的收益和投资电子烟的收入相差无几。

  亿纬锂能为电子烟企业思摩尔国际第二大股东,截止今年二季度,仍在思摩尔国际持股31.87%。2019年和2020年,亿纬锂能分别获得8.2亿、7.8亿投资收益,而同期全年净利润分别为15.22亿、16.52亿,其投资电子烟的所得贡献了一半净利润。

  因此锂电池行业赚辛苦钱的性质也决定了,一般情况下,行业天花板很难突破人们的想象。

  但该上市还是要上市的。2015年是中国锂电池行业的重要分水岭,中国超越日本、韩国成为全球最大动力电池生产国,中国锂电池行业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弯道超车。除了当时已上市的比亚迪,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一线锂电池厂商也到了走向资本市场窗口期。

  锂电池行业上一次投资热潮就这样开启了。

  春天才刚刚开始

  2018年又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宁德时代作为动力电池装机量第一的公司上市,这标志着中国锂电池行业格局已定。并且FA表示,“当时也以为是天花板了”。随后的2019年,锂电池投资热潮明显开始冷却。如上文提到的,二线锂电池厂商不被看好。

  投资人常把一句俗话挂在嘴边:“行业第一名吃肉,第二名喝汤,第三第四名洗洗睡。”同时,那时动力电池需求仍未爆发。2019年,中国动力电池装机量增长明显放缓,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的56.88%变为9.3%。市场对下游的电动车市场也有疑虑,对应蔚来、小鹏、理想经历艰难时刻。投资人决策犹豫可以想见。

  去年以来,情况又有变化,锂电池行业开始沸腾。股市的狂欢令投资锂电池变得有利可图,即便是喝汤,很有可能喝到的也是一口浓汤。

  宁德时代的股价大家已有目共睹。自2020年开始,它的股价从110元左右一路飙涨至超550元,中途市值从破8千亿、破万亿、再到现在的1.3万亿,已经超过中国所有车企市值的总和,超过招商银行。

  二线锂电池厂商的市值也达到了千亿级。比如目前亿纬锂能的市值超2千亿。

  有的企业市盈率超过350倍。国轩高科去年净利润为1.5亿,市值超6百亿。

  甚至未盈利的公司市值也超过了350亿。孚能科技去年7月上市。去年12月,股价最高曾达到46元,目前股价为35元左右。

  这与动力电池出货量增加、收入增长有关。比如宁德时代近三年的出货量为24.9 GWh、32.5 GWh、35.4GWh。去年,其营业总收入超500亿,同比增长近10%。

  二线锂电池厂商的出货量增长更为明显。比如中航锂电今年1季度的动力电池出货量已经与2019年全年的出货量基本持平,分别为1.41 GWh 、1.49 GWh。

  新希望摆在了投资人面前。

  未来动力电池供应缺口大,甚至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据市场研究公司SNE Research预测,到2023年,新能源车的动力电池需求缺口约为18%;2025年,这一缺口将达到40%左右。这也意味着,二三线锂电池厂商也将获得更多的订单,或将获得更高的收益。

  关于动力电池行业的市场规模,有万亿级的形容。该行业也有将加速发展的态势。据高工产业研究院预计,预计未来四年我国储能电池出货量复合增长率将超过30%。

  这意味着,锂电池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最内卷的硬科技赛道

  而如果要问当下热门的硬科技赛道哪个最内卷,一定也非锂电池莫属。

  回看投资锂电池行业的回报,存在一道鸿沟。

  有的机构在十几年前下注但并未赚到大钱。2008年,创业板开板前夕,也是消费电子的时代。深圳本土人民币基金达晨投资亿纬锂能。2009年亿纬锂能上市时,它的股价不超过3元。而从去年到现在,它的股价已经从25元左右涨至破百元,市值破2千亿,达晨完美错过。

  有的人赚得盆体满钵。投中网6月曾统计,参与过宁德时代融资的20余家投资机构,在这一个项目上获利总计可超过1000亿元。比亚迪天使投资人夏佐全,一笔投资回报5万倍,投资30万,回报近200亿。

  这就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芯片投资也类似,比如十几年前有人在投资人大会上说,投什么产业都赚钱,就是投芯片不赚钱。而去年,中芯国际登陆科创板时,市值破6千亿。投芯片也变得很赚钱。

  但目前VC投芯片的热情比锂电池高得多。

  有投资人形容同行投芯片的架势像开着坦克进场。去年半导体行业投资额也创造了历史,根据云岫资本统计,这一数字超过1400亿,有史以来半导体投资额最大。并且就在2019年,这一数字约为300亿。

  很多机构看好芯片行业国产替代的机会。比如两年融资120亿的壁仞科技被寄予了成为“中国英伟达”的厚望。

  也有许多人看好自动驾驶行业。公开数据显示,去年,自动驾驶披露融资总额超430亿元,同比增长超1.3倍。这仍是一个新兴的市场。

  但标的太少,不少投资人已经主动放弃了锂电池赛道。多位硬科技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锂电池没什么项目可看了。”

  即使现在对“捡漏”感兴趣的投资人,大部分也望而却步。这不是一个谁都能玩得动的游戏,不仅考验撬动资源的能力,也需要足够多的资金。而现在的情况的是,“100家机构中,80%都嫌贵。”FA表示。

  未来,如果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等新能源车企在电池领域花大力气并进行资本化运作,这也只会是极少数投资人的机会。

  虽然锂电池行业的春天才刚刚开始,但对大多数投资人来说已经结束。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比利时洪灾遇难人数升至31人,163人失联,失联人员搜救工作仍在持续

33 上一篇

首次出现换球器,乍看上去像火箭的装置!记者探访东京奥运会羽毛球场馆

35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