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烟雾化 今日报道

  朱萧木创办的福禄FLOW电子烟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此前蓝洞曾报道福禄FLOW在去年年底开启裁员并无法发出工资,后朱萧木将深圳自有工厂增加口罩、额温枪等医疗防护物资生产,最近朱萧木还多次客串罗永浩的带货直播,不禁让人联想,福禄FLOW发生了什么。

  朱萧木在直播结束后曾对蓝洞表示,电子烟还会继续做。

  近日,一名福禄电子烟专卖店店主阿九向蓝洞发来一份他与福禄FLOW关于店铺装修补偿款和补货代偿的拉锯战文档,可以从一个侧面窥探到福禄电子烟的一些现状,同时也可以看到目前中国电子烟行业专卖店店主面临的现实困境和窘境。

专卖店店主控诉福禄电子烟公开信

  蓝洞查阅了专卖店店主提供的双方签署的协议,以及文中涉及的聊天记录,可以证实双方合作关系为真实。

  蓝洞特原文刊发,以传递更多信息。文中描述和观点均为专卖店店主的看法,不代表蓝洞的立场与看法。

  电子烟行业的一粒灰,落到每一个专卖店店主的头上,都是一座山。

  以下为全文:

  大家看见这篇文章的时候,估计我已经和福禄品牌方撕破脸了,我感觉我有点像讨薪无门的农民工,如果这篇文章没有对品牌方起到一个应有的警示,我这边即将寻求应有的法律帮助,进行法律途径上的申诉。

  事情要从19年开始说,本人的小店由于一些原因经营不善,已经萌生了改头换面、从新再来的想法,当时从深圳电子烟展会回来之后,再加上全网限电的风口即将吹来,觉得靠手里这点钱单打独斗有点难,之前店里做了四五个品牌,也因多品类频繁进货和售后觉得头疼的很,萌生了只做一个品牌的专营店这个想法。

  了解了一些品牌方对实体店政策的扶持后,感觉有些品牌实属不错,虽然改换门庭会损失掉一部分大烟雾的老客户,但是如果产品足够有名气,品控口味足够留住新转化的客户,品牌方给的政策扶持到位,做品牌专卖店也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不过该选哪家品牌一直困扰着我。

  我当时咨询了不下十家的产品品牌方,悦刻自然是名气最大的,其次还有唯它、福禄、魔笛、火器、柚子等一系列,各家给的政策大同小异,不外乎是装修补贴+开业货补+物料支持。

  选了一圈,问了几个开过专卖店的朋友,他们建议赶早不赶晚,趁风口还在抓紧入场,后期再开专卖店的效果就就未必有这么好了,当时我倾向做悦刻,不过因为我选中的地址被另外一家悦刻专卖店抢先进驻了,只能另做打算。

  并且悦刻对于专卖店的月进货要求实在太高,毕竟我所在的是一个准三线城市,品牌的下沉度和客户的认可度没那么高,所以我选择品牌的时候对政策的着眼点就是:1.不需要囤货。2.有品牌效应。3.口味好,品控好。

  说一下我最终选择福禄的原因吧:

  1、有一定的品牌名气,有一定的市场占有量;说到福禄,当时脑子里想的还是我们的相声演员,公孙永浩老师,作为一个自带流量的人,不管是红粉还是黑粉,大家对他都有一定的印象。他能在自家的聊天宝发布会为这个品牌站台宣传,这波自然广告流量已经够用了,而且他家善于碰瓷联名电影,联名音乐节这些操作还是可以吸引到眼球的。(蓝洞注:为什么叫公孙永浩?碰瓷这个词用得妙。老罗的站台背书力量强大。)

  2、产品品控:说到品控,福禄一代的品控实际不算好,最早还是有糊漏之称,不过他家在给到我的测评产品的时候倒是没出现严重的漏油和糊芯现象,而且IP68级别的防水防尘是一个特殊的卖点,包括产品的外观造型在当时脱离了传统的以悦刻为主的公模造型,有一定的加分项。但最主要的是他家对外宣传的独立建厂属实吸引到我了,我是一个混自媒体的混子,厂方独立建厂这个难度和需要的资金实属不小,我当时想的是既然有这个独立建厂的能力,那后期的品控肯定会比代工厂要严格,一代时候的问题可能不会再出现在二代上。(蓝洞注:自媒体的混子是什么意思??)

  3、口味:福禄的烟弹口味在深圳展会的时候就让我惊讶过,他家四月出的的榴莲、当时市场没有的抹茶、五月份的凤梨罐头、六月份的水、八月十五的五仁月饼这些有趣的味道虽然说是限定口味,但是在口味缺乏的当年还是有一定的宣传噱头,如果用新口味做引流也是一个可用的方案。

专卖店店主控诉福禄电子烟公开信

  综上所述,我选择了继续和福禄聊下去,但是后续的麻烦也就开始了。

  当时和我对接的是一位姓张的帅哥,从聊天话术,以及回复信息的速度的确给了我一种专业大厂的感觉,我们从七月份开始聊,一直聊到九月份才正式和品牌方签订合同,期间我还有想去北京总部实际了解一下品牌的想法,不过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既然已经签订了合同,而且福禄最开始是做手机的,出于对他们的信任,我没有犹豫,开始联系品牌方施工装修。

  说到施工,这里就引出了福禄的第一个问题。

  由于我的店铺属于异形店铺,无法直接套用品牌方的原有设计,需要厂方再设计,厂方给我的装修时间是15天,但是由于去年辽宁遭遇台风施工日期后延了半个月,设计师从我这边提供店铺尺寸到最后完稿确定施工,花费了12天,这十二天我店内只能做最基础的墙体处理,包括刮大白,搭建电路,等设计图出来之后需要我独立制作柜台。

  当时品牌方要求全体选用烤漆板,但是烤漆板的工时较长,我和品牌方商量能不能用耗时较短的吸塑板来代替,但是品牌方并未同意,所以工期再次延长,就在九月底即将完工的时候,最大的麻烦来了——店里还需要一个收银台。

  但是品牌方关于收银台的图纸迟迟未发来和我对接的张姓帅哥已经从单位离职,我只得联系另外一个对接人催问。离职后的张姓帅哥和我说,柜台其实是可以用吸塑板,反正品牌方不会实地考察,听后我有点懵,如果一开始品牌方同意用吸塑板,工期将大大缩短。(蓝洞注:防火防盗防离职员工。)

  当初,签合同的时候,张姓帅哥和我说开业后一周内会给我开业补贴和第一次的活动支持。我装修后的发票清单给他寄了过去,他说要和品牌方报账,发送邮件,补贴要稍微晚一点到,大约十五个工作日。

  总算能够开业了,这时和我对接的那位说,开业补贴不归他管了,于是我又换了一个对接人。

  没想到,店还没开业,品牌方已经和我换了两个对接人了。

  后来,店开起来,要开始进货了,我和对这位新接人联系,他又推给我第三个也是目前和我对接的另外一位同事。(蓝洞注:创业公司人员流动快是常态。)

  虽说开业补贴和活动经费倒是有惊无险,不过十月份的另外一件事让我很是疑虑,当时签合同时要给品牌方交2K的保证金,因为品牌方的收款账户是公用账户,私人是无法通过转账形式付款的,我就把这个钱给到了和我对接的张姓帅哥手里,他说可以代我转给公司,后续新对接人又向我要了一次保证金,幸好我有之前的转账记录,才不至于让保证金打水漂。

  在开业一个多月后,我和现在的对接人询问装修补贴的事,他称并不知情,让我去和负责人对接,对接后的结果是:财务没上班,也没收到我这边寄过去的发票。

  于是我又一次提供了发票的影印件和图片。又过了三天,和我说找到发票了,他们会跟进,让我等七个工作日。

  七个工作日很快过去了,这时候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

  我再次询问,他和我说公司出账日期变成了每月30号,让我等到30号。

  30号过了,我和对接人联系,对接人和我说他也没得到回复,如果我不着急就再等等,着急让我问负责专卖店的区域经理,并给了我他的联系方式,我和负责人联系,负责人只说让我等。

  我给区域经理打电话,他又把日期从十一月份变成了一月份,然后以私人名义补偿了我一百根一次性小彩蛋,我当时还对他的印象不错,既然人家说到这个程度,属实是工厂遇到了问题,那咱们再给他点时间去缓缓,我再找进货渠道就是了。

  一月份到了,答应的日期也到了,负责人又和我说厂里资金紧张,现金没办法给到你手里,能不能用货物补贴来折算这个装修补贴,并且又从新给我发了一份有关专卖店的补贴明细表,在这个表中,厂家已经将现金补贴全部变成了货品补贴,既然厂家政策有变动,那我们这边也就顺应新的政策呗。经过四天拉锯般的反复交涉,终于确定了补贴的货品明细,套装以S版本一弹装和三弹装为主,烟弹以二代S版本为主,还有一部分的皮套、硅胶套、充电底座。

专卖店店主控诉福禄电子烟公开信

  又是一周,负责人和我说皮套、硅胶套、充电底座因为厂家政策调整,这些货品给你更换成一代烟弹,我也同意了,毕竟早点收到补贴才是关键点。

  年前,终于开始给我发货了,不过这次只到了一批一代烟弹和少量主机套装以及二代烟弹,然后我这边定好的三弹主机和一弹主机依旧没到全,厂家表示我们产能不足,肯定能给你,后期慢慢发。

  二月份疫情开始了,全国大面积停工,好的,继续等,我不催,咱不给国家添乱。

  三月份全国复工,我也复工了,我得问问欠我的货补啥时候给吧,结果还是同样的话,产能不足,再等等,这一等又是一个月,跟我说你要是着急拿货,再给厂家打款,我们一比一带货,也就是说欠我的货不给我,要再次打款才能给我。

  这个套路好熟悉,是不是很像诈骗?当然,我拒绝了。

  期间问了几个熟悉的一级代理和实体店店主,他们也是收到了同样的话语,有一部分欠款金额少的给厂家打了钱,拖了一段时间,把他们定的货给了他们。

  我们这种拒绝二次打款的补贴依然遥遥无期。

  三月底,我的对接人跟我说,欠你的套装我们现在没法出货,给你换成烟弹行么,统计完就给你们发货,不过口味随机,我以为我盼到了曙光,半个月又过去了,发货的消息依然没有动静。

  八号,还是同一个人和我说 22号差不多能给你发出来,现在产能够了,目前还没到22号,我也不确定后续情况。从十一月份开始,我发回去的有售后问题的烟杆和烟弹同样没有再寄回来。

  五月四日,我再一次和福禄负责人进行沟通,得出的结果是售后和之前欠我的货补全部需要通过一比一打款的方式,售后产品也要按照一比一打款方式才能得到相应处理。

  厂家宣称后期的售后有可能会正常处理,不需要继续打款,但是并未明确说明整改期限。关于货补,厂家给出的结论是,我们需要优先处理打款的客户,我们有很多客户年前打了很多订货款,甚至有打了百万订货款的,我们依然欠着他们货。

  对于公司产能这方面,并不是产能不足,厂家承认每天的都有正常生产,但是现在的规则是谁先打款我们给谁先发货。如果不打款,就只能延后处理,具体何时兑现,厂家未给正面回复。

  另外,当我提及之前售后如何处理时,厂家给出的回复是:继续订最新一批日期的货,因为烟弹结构有所改变,所以不会出现之前产品的问题。但是依旧没有给出关于之前售后如何处理的正式答复。

  在和福禄负责人沟通时,我了解到福禄近期出的新口味烟弹,厂家给所有专卖店发过样品,但是我们并未收到任何信息,我从其他经销商口中了解到:

  定新口味烟弹需要以千为单位进行打款订货,之前经销商的返利和预存款不可用于新口味的订货。当我询问负责人为何没有收到任何新口味的样品的时候,负责人反问我你店是违禁售卖了其他非福禄品牌产品收到处罚,当我否认的时候,负责人反问我们是经销商还是专卖店。

  直到目前为止,我联系福禄负责人已超过十次,对方从未对这一情况进行正面回复。只是敷衍式的一拖再拖,对于厂家所做的事情,表达了歉意。却未有任何实际行动。甚至多次提及让我们体谅厂家,并催促再次大额打款。

  言下之意目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方式无外乎是在福禄一次又一次的违约与推诿中再次打款,才能获得我们正当权益。

  当我这边和负责人联系过后,从负责人口中一再听到这类话语:你的这些货补不算大头,人家打款一百多万,我们也是欠他货没有发出,另一方面又多次提及目前产能很足,只是要优先给打款者发货。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厂家欠我的货补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产能不足,资金紧缺,只是单纯的不想兑现承诺。厂家多次提及福禄的货是流通抢手货,我们打款之后完全可以倒手卖掉,而不是按照正常专卖店的零售形式进行售卖。

  对于厂家所说的,我这些货补不算大头,我只想说:可能这些货品对一些大经销商和店家来说的确是很少的货,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店铺在厂家的一再拖延之下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可以算的上是负债经营了。

  关于厂家所说福禄产品属于抢手流通货,相信在座各位都知道,年后疫情期间,福禄小彩蛋和福禄套装一度零售价格崩到冰点,我们从厂家正规渠道进货的价钱是20元,市面上的小彩蛋的零售价是8元,百起批发价甚至达到4元。

  在这情况下,我周边的店铺全都在销售4元进价来的小彩蛋,他们卖到十几元一只甚至买四赠四,我们福禄实体店根本无法生存,就算我们按照别人进行低价销售,我们一边要承担着远超售价的溢价,还要面临厂家对我们的处罚,甚至还要处理这些低价产品的售后,因为我们是专卖店,是代表品牌方深入群众的一个门面。

  我的很多客户拿着从其他渠道购买来的福禄产品要求我们进行售后,我们无法拒绝,但是返给厂家的售后又遥遥无期。在这种情况下厂家给我们的答复是让我们自费寻找其他渠道去购买单杆为顾客售后,理由是我们产能不足,未生产售后专用机。这和厂家所说的每天都在正常生产相悖。

  对于厂家所说让我们零售商去体谅品牌方这一事,我想表达的是,我们在顶着压力从十月份开店至今,一直在消耗我们对品牌方的信任,我们顶过了全网限电,顶过了新冠疫情,我们扛着高额的房租,却赚不到钱,在厂家的一再推诿下,甚至基本的售后问题都得不到解决。

  我明知道厂家欠我很多货品,我却还要继续进货,索要回复却得到让我们继续打款去带回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这就好像一个诈骗犯骗了我的钱,却和我说你在给我打一点我就把之前欠你的钱还给你。

  作为一个头部品牌方我不清楚您这边是出于什么心理能说出让我们去继续体谅你这句话。

  大家觉得我还能收到货和补贴吗?

  蓝洞注:经过询问,这一块货补具体数量和价值为:323盒二代烟弹,折算零售价为31977元。

  完

  看到阿九这一年的心路历程,正在做电子烟专卖店的你,是不是有些相同的经历?留言告诉我们,你的电子烟故事,也可以扫码加主编微信拉你进群和同行交流。

专卖店店主控诉福禄电子烟公开信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天音控股:公司与吉迩集团旗下 VOOPOO、ZOVOO 已签署全球战略合作协议

27 上一篇

电子烟:悬崖边上的困兽

32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