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的故事里,Aspire配角也难当

  近日,上个月赴美上市的中国电子烟品牌商Aspire(ASPG.US)传来了招股书更新的消息。

  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电子烟Aspire计划融资1.2亿美元,准备发行1500万股普通股,发行价区间为7-9美元,若以发行价区间的中值计算,该公司市值可能达到13亿美元。此外, Aspire还是在纳斯达克上市,老虎证券、EF Hutto、天风国际和招商证券(香港)为其联合承销商。

  时隔近一个月,Aspire更新了自己的上市招股书,可见其IPO之坚决。在前有悦刻百亿市值的表现,后有YOOZ柚子、喜雾的不断融资的背景之下,Aspire上市似乎是想在电子烟激烈的竞争下为自己找出一条适合解决问题的路径。但近期赴美上市的大环境并不是太好,很多企业在上市的最后一步退了出来,更何况Aspire所要解决的不止是成功上市。

  

收入利润双下滑,Aspire市场表现有待认可

  Aspire电子烟是由深圳易佳特科技有限公司所控股,成立于2010年,专业生产电子烟。作为旗下品牌的Aspire,主要从事品牌电子烟的研发、设计、商业化、制造、销售、营销和分销,是一家垂直整合企业。

  目前来看,Aspire主要有两大产品,以“Aspire”为品牌销售的烟草产品类型的电子烟和以“ISPIRE”为品牌进行销售大麻类的电子烟,后者是在2020年12月份开始推向美国市场的,规模较小。

  招股书显示,Aspire在2019年财年、2020年财年的营收业绩分别是1.22亿美元、0.79亿美元,与此同期的净利润则分别是4222.4万美元、1914.5万美元。由此可看,Aspire的收入和利润双下降,2020年财年收入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5.2%,净利润更是下降了54.7%。Aspire的收入和净利润均不容乐观。

  而Aspire在2020年下半年的收入是4421.5万美元,相比2019年下半年的4098.7万美元增长了7.9%。但2020年下半年净利润仅为83.5万美元,同比大幅下滑了90.2%,业绩显然难看。

电子烟的故事里,Aspire配角也难当

  同样,Aspire的毛利率表现也不佳。招股书显示,Aspire的毛利从2019财年的6026.1万美元下降到2020财年的3326.4美元,同比下滑44.8%,毛利率也从2019财年的49.3%下降至2020财年的42.1%。尤其到2020年下半年的毛利率更是降至为33%。

  对比已经在美国股市登陆的国内电子烟品牌悦刻,Aspire显然是不够打的。根据雾芯科技公布的2021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悦刻的净营收为人民币24.0亿元,与2020年四季度净营收的16.2亿元相比,环比增长48.2%。而且公司一季度非GAAP下的净利润达到6.105亿元人民币,与之相比,Aspire营收和利润差距过大。

  而Aspire的营收主要是来自于国外市场,即便是在国内,其加盟店已超过500家,在北京、上海、天津等30多个省区都有分布,但都不及国外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产生的业绩。而国外市场中的大头营收则来源于欧洲和北美市场。

  招股书显示,截至到2020年6月30日财政年度,Aspire在欧洲和北美市场的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83.6%,国内销售额的比例约在6.8%。截至到2020年12月31日的半年里,欧洲和北美市场所占的销售额比例为73.1%,国内销售额比例约有15.6%。

  而欧洲和北美市场销售额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美国法规变化导致的北美地区的销售额下降,从2019财年的41.1%下滑到22.6%,。虽然由此国内份额有所提高,但Aspire总体还是非常依赖欧洲和北美市场,而类似于美国法规变化的其他原因仍会导致Aspire的海外市场份额受到挤压。

  

营收难题未果,新风险依然难解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营业数据来看,Aspire显然是营收下滑厉害,自然其业务能力会受到投资者的质疑。而且Aspire由于主消费市场多集中于海外,其业务易受到当地市场环境等多种形式变动的波及,尤其是在电子烟整体市场环境低迷的情况下。

  而且从上市的电子烟品牌悦刻来看,其股价整体一直处于跌落状态,即便Aspire能够成功登陆美国市场,在悦刻业绩的衬托下,美国投资者也不一定能够看好Aspire的股市表现。更何况Aspire业绩低迷,上市后,Aspire还要承担来自二级市场带来的业绩考验压力。

  然而,Aspire所要解决的问题可不只是业绩下滑,还有其过于依赖头部分销商也是大问题。

  Aspire拥有超过150家分销商,但部分分销商所占Aspire的收入比例过高。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和2020年止年度,Aspire最大的两家分销商分别占其收入的53% 和52%。

  在2019年下半年,其最大的两家分销商占Aspire的收入49%。在2020年下半年的收入里,Aspire最大的经销商占其收入的38%,且是唯一一家占Aspire收入超过10%的经销商。虽然相比同期,Aspire经销商比例有所下降,但经销商问题依旧突出。而且在Aspire的招股书风险提示里,更是强调了任一分销商的损失都会对其业绩有重大不利的影响。

  实际上,在电子烟的线上渠道几乎消失的情况下,线下渠道显得更加重要。而Aspire市场多集中于海外,且更加依靠于最大的几家分销商,会使得Aspire在当地市场更加倚重于分销商,这会使得Aspire在库存方面的压力加剧,且更加依赖于分销商的渠道。

  此外,Aspire家族色彩浓厚,套现跑路嫌疑很大。

  招股书显示,Aspire在IPO前的股权分布上,其董事长兼CEO刘团芳为Aspire实际控股人,持股67.5%,而其余股东朱江艳、刘宇理、王少芳等人则分别持股5%。其中朱江艳为刘团芳妻子,两人合计持股72.5%,刘宇理为刘团芳的堂兄弟。

  而且Aspire曾在上市前多次向股东派息,前后共向刘团芳和刘宇理两人多次派息,共计支付股息4960万美元,约为Aspire过去两个财年净利润的81%。这意味着Aspire八成的净利润为其控股股东瓜分。

  在过去的几年里,很多人涌进电子烟赚取快钱,在行业监管来临之时许多企业都选择了套现跑路。而Aspire整体在电子烟赛道里,并不算头部,所面临的竞争压力也非常大,国内市场悦刻占大头,美国市场有Juul,还有着以陶瓷雾化技术“FEELM”出名的思摩尔国际等品牌,Aspire若是真在电子烟激烈的竞争下跑路,也似乎是别有一番“意思”。

  

电子烟前途未卜,Aspire任重而道远

  电子烟在2018年的风口里,吸引了大批的人和资本,也包括罗永浩等名人的入场。但随着2019年3·15晚会曝光的电子烟行业乱象以及电子烟监管政策的实施,电子烟行业一下子变得“冷静”起来,大量人和企业退出,而生存下来的企业则要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

  而电子烟受到监管的原因,一方面是电子烟行业非常乱,许多产品存在着产品质量不过关、漏油、电池短路、自燃等问题,造成的社会问题愈加明显,而且很多投机行为加剧着电子烟行业的乱象频出。

  另一方面则是,电子烟加剧了青少年吸烟的频率,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1年Q1中国网民对于电子烟的更时尚的认知比例为34%,而青少年更加喜欢标榜自己的品味风格,使得电子烟在青少年当中吸引力大幅提升,导致新烟民比例人群中的青少年群体大幅增加。

  而且电子烟会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和成长造成不良后果,且诱导青少年使用卷烟,这也是世界各国在电子烟管控上的统一意见。

  此外,电子烟的消费场景其实就是缓解烟瘾,是烟民戒烟的重要选择。但是并没有相关的医学证明电子烟有助于戒烟,反而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证实了电子烟有害公共健康,并不是戒烟的手段。而且在国家卫健委一项调查中,市场前列品牌的电子烟还检查出了重金属以及甲醛、乙醛等化学物质的致癌物,也就是说电子烟不仅有尼古丁危害,还有各种致癌物。

  所以电子烟不仅会造成吸烟人群的扩大,还会产生额外的健康风险,而一旦有明确电子烟的危害学术材料证明,可能电子烟会受到更加严厉的监管,毕竟电子烟的流行与世界禁烟大潮流相左。

  而电子烟企业则更多在口味、口感和产品造型上下功夫,这也说明企业也认为电子烟只是作为卷烟的替代品,硬需求上并不能取代卷烟的地位,而这也恰恰使得电子烟的竞争更加激烈。

  而Aspire作为电子烟赛道下并不优势的存在,使得Aspire的处境也更加危险。一方面是Aspire烟草型电子烟所面临的竞争更加激烈,美国PACT修订法案使得Aspire在美国市场所付出的成本加大,甚至会产生业绩的持续下滑,而类似的问题有可能伴随监管的加强在其它地区重现。即便是大麻型电子烟会是Aspire新的出路,但美国法规的变化可能使这一出路封死。

  另一方面,Aspire的Sensit技术能否在与陶瓷雾化技术“FEELM”的市场博弈上有更好的表现,也决定了Aspire的未来能有多大,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Aspire仍有待发展。

  虽然相关的数据显示国内外的电子烟市场均有着非常大的市场空间,但对于Aspire来说,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的前提,在于自己能否持续地生存下去,上市或许能解决Aspire一些问题,但更重要的是上市能不能成为Aspire新的起点,仍需要时间交出答卷。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乐美·智造”新品发布会圆满落幕,两大HNB本草系列重磅发布!

48 上一篇

天音控股牵手吉迩集团 打造全新电子烟商业版图

40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