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净利双下滑,Aspire电子烟夹缝求生! IPO会是救命良方吗?

  口感品质“吊锤”悦刻的Aspire危机空前:一边是带着营收净利双下滑的财报冲刺IPO,前景令人担忧;一边是行业巨震,连市占率龙头悦刻都内忧外患不断,残酷内卷的电子烟江湖,Aspire还有机会吗?

  01Aspire业绩暴降,谁是罪魁祸首?

  真说道起来,创立于2013年的电子烟品牌Aspire,是2018年成立的悦刻的前辈,可在中国市场,Aspire的知名度远不如“一哥”悦刻。这其中主要原因是Aspire主打海外市场,据Aspire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Aspire在欧洲和北美市场的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比重高达83.6%,国内销售额占比只有6.8%。但眼下,Aspire却遭遇营收净利双杀,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更是仅有500万出头,老牌Aspire迎来了真正的至暗时刻:

  半年仅赚500万,Aspire危矣?

  营收极其依赖海外市场的Aspire,在2019和2020财年的业绩分别是1.22亿美元和0.79亿美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222.4万美元和1914.5万美元,营收净利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更可怕的是,2021年中报显示净利润仅有544.73万,不到上年同期的十分之一,同比暴跌了近90.2%!

营收净利双下滑,Aspire电子烟夹缝求生! IPO会是救命良方吗?

  这样的业绩,显然是不能用好看来形容的,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2021年一季度净营收显示为24亿元,非GAAP下的净利润更是达到了6.105亿元人民币,单纯从营收维度看,Aspire跟悦刻已然不是一个量级,但对一个已经布局海外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老牌电子烟品牌,技术实力与思摩尔不相上下的,可冰冷的业绩如同海水,似要浇熄Aspire的热情之火,也令正冲刺的IPO陡生变数,是什么原因导致Aspire进退维谷?

  易特佳不能承受之重!

  易特佳作为Aspire的母公司,也是带着多项光环走江湖的,比如“世界首创BDC雾化技芯技术”和“可调气流技术”等,8000多员工和4万平方米的办公基地还有200多条组装线,也让易特佳成为为数不多在生产自有电子烟品牌外,还能为其余电子烟品牌提供OEM代工服务的企业。

  所以,简单分析到这里,也就明晰了,Aspire的业绩下滑,根源不止在内部:

  过去的2020年,全世界遭遇疫情黑天鹅,直接导致2020年上半年易特佳中国工厂生产延期了4个月,中国疫情全面转好后,世界疫情又是此起彼伏,再次波及到易特佳。这是Aspire业绩下滑的一个客观因素。

  大客户过于集中是Aspire业绩下滑的另一个原因,据招股书显示,在2019年下半年,Aspire最大的两家分销商占到收入的49%,2019年6月30日至2020年年年,Aspire最大的两家分销商分别占其收入的53%和52%,也就是说,任何一家经销商的损失都将对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而为了维护大经销商,Aspire还得让渡部分毛利,颇有几分无奈。

  据《 消费》报道,Aspire某大客户的销售比例从31%提高到了41%,而其获得的渠道价,低于其他客户,这直接降低了易佳特的毛利率,同时,2020年初以来,Aspire系列产品单价也较低,结合起来,不难解释毛利率持续走低,净利润也在同步下滑了。

营收净利双下滑,Aspire电子烟夹缝求生! IPO会是救命良方吗?

  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Aspire的业绩,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20年易佳特的运营成本从10400332美元激增到14119183美元。这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占了大头。

  2019年中到2020年年中,仅销售拓展费用就增加了1294538美元,增幅达54.3%;除此外,行政费用也水涨船高,增加了3209187美元,增幅达109.6%。

  还有一个重要的外部原因,便来自监管层面,美国PMTA(烟草预上市申请)令行禁止,Aspire只能销售已申请PMTA的产品,而PMTA的申请费时耗力,难度也极大,Aspire仅有一个Nautilus Prime产品线通过了PMTA,而且该产品线在美国的销售额不到Aspire在美总销售额的11%,这一政策的变动直接扼杀了Aspire在北美的业绩。

营收净利双下滑,Aspire电子烟夹缝求生! IPO会是救命良方吗?

营收净利双下滑,Aspire电子烟夹缝求生! IPO会是救命良方吗?

  即便是国内,针对电子烟的监管也是一浪高于一浪:

  2021年3月22日,工信部“电子烟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卷烟规定执行。”意见稿出炉,标志着整个电子烟行业无序扩张的“好日子”到头了。

  202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首次明确提出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此举彻底断送了那些打着“潮流时尚”、“无害健康”旗号行未成年人收割之实的电子烟厂商的春秋大梦。

  综上,Aspire的业绩下滑仿佛有着偶然中的必然,以及不可抗力的无奈,但政策已然落槌,Aspire要想挽回业绩颓势,势必要进行战略转变,转型必然而临阵痛,不转型只能“等死”,由是,摆在Aspire面前的是一道选择难题。

  02Aspire的破局抓手

  除了美国对电子烟的监管趋严(必须通过PMTA还对烟弹的口味有明确限制),澳大利亚等国更是直接在公共场所禁电子烟,还有多国对电子严的管控都在趋紧,Aspire想逆风翻盘,押注国内赛道似乎是唯一选择。

  招股书显示,截至到2020年12月31日,欧洲和北美市场在Aspire总销售额的比重由83.6%降至73.1%,与此同时,国内销售比例却从6.8%提升到15.6%,这说明,Aspire在中国的市占率正呈现抬升的利好苗头。所以重心转移,海外和国内双线作战,将成为Aspire接下来的重中之重。

  但国内赛道,同样强敌如林,除了占据半壁江山的悦刻,还有思摩尔等老牌劲敌。Aspire想抢蛋糕,必须使出浑身解数。

营收净利双下滑,Aspire电子烟夹缝求生! IPO会是救命良方吗?

  目前来看,Aspire也并非毫无竞争力,由于其拥有OEM的代工技术与服务能力,对供应商有着彪悍的议价能力,强到什么程度?甚至Aspire几乎不依赖外部供应商,招股书显示,来自供应商的采购成本仅占总成本的13%。所以发挥技术与成本优势,Aspire还有有望能过性价比扳回一城。

  研发水平决定一家企业的发展上限,目前在国内,份额虽远不如悦刻,但是Aspire的研发投入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平,哪怕是在开源节流的2020年,已然砍掉了部分研发投入,优化研发结构的前提下,Aspire最终的研投入还是达到了总营收6%的比重,作为对比参考,过去的2020年,思摩尔研发占总营收比重约3%。我们结合头部品牌的专利数量,其产出的智慧成果也能佐证Aspire的研发实力。

营收净利双下滑,Aspire电子烟夹缝求生! IPO会是救命良方吗?

  此外,账面躺着10亿现金流,却未从银行借一分钱的Aspire,连厂房都是租的,名下没什么不动产等重资产枷锁,相较于被重资产拖累,负债高企的其他企业,有着更灵活的变动空间与更多可允许的试错成本。

  综上,保证品质口感的同时,提升研发水平,还要给出亲民的价格与高效的营销策略,Aspire方能在竞争激烈的国产电子烟江湖,求得一丝生存的希望。

  可当下,国内监管高压,政策尚存诸多不确定性,也给整个电子烟行业埋下了“定时炸弹”

  电子烟企业想完全规避风险,安心数钱的日子,如黄河之流,一去不返。

  原创不易,你的支持是对我们的万分鼓励。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原创文章,记得阅读完以后点赞转发哦。坚持是一种态度,加油,奥利给!

  后记:

  2020年7月,思摩尔在香港敲钟,成为中国“电子烟第一股”;

  2021年6月,Aspire递交招股书,何时完成IPO,成为第三家上市的电子烟品牌?

  赴美上市对Aspire是一个重要里程牌,但仅仅是开始,接下来将直面来自诸友商更猛列的夹击和更严的监管,Aspire做好准备了吗?

  参考资料:

  

  1.   十大电子烟品牌专利暗战—蒸雾芯时代

  2.   易佳特赴美上市:烟雾缭绕,“烟局”有没有戏?—美股研究社

  3.   电子烟的故事里,Aspire配角也难当—灵猫财经

  4.   10亿现金、销售靠开放式……藏在易佳特招股书里的秘密— 消费

  5.   电子烟企业Aspire赴美IPO:2020财年收入净利双下滑,监管是最大风险—金融观察团

  6.   图源网络。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临沂首例!兰山区开出第一张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罚单

21 上一篇

300501海顺新材调研调研纪要:在奶酪棒、 电子烟上取得突破

20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