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监管政策逐步发布,电子烟产业趋向规范化发展,相关设备制造商或将迎来第二增长曲线。

  本刊记者 胡楠/文

  与传统烟草不同,电子烟主要类型包括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HNB)和蒸汽雾化两种,其中蒸汽雾化电子烟细分为封闭式与开放式电子烟,而封闭式电子烟又进一步细分为换弹式与一次性电子烟。上述产品均被设计成由电池供电实现加热驱动的电子设备,核心区别在于前者加热烟草,口味更接近传统卷烟,后者加热烟液,可利用食用香精实现多种口味。

  据安信证券研报数据,2019年,全球雾化电子烟零售额为367亿美元,同比增长28.32%,占全球烟草市场的比重为4.2%。从零售额占比的角度,电子雾化烟的市场份额并不高,但从发展趋势看,电子烟的流行趋势已经显现。

  2014-2019年,全球卷烟、雾化电子烟、HNB和其他烟草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分别为3.18%、24.24%、235.21%和3.24%,雾化电子烟和HNB为增速最快的烟草品种,按照此增速测算,到2024年电子烟市场份额有望从4.2%提升至9.3%。

  具体到国内细分类型电子烟市场层面,据头豹研究院数据,国内电子烟市场以封闭式电子烟为主。2016年,国内封闭式电子烟规模仅有20.10亿元,2020年迅速上升至11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5.80%;由于开放式电子烟烟油更换复杂,且生产厂商较少,故2016年其市场规模仅为19.50亿元,且市场规模基本保持稳定;同期,中国境内禁止销售HNB,但中烟集团等烟草公司却早已积极布局HNB市场。

  由此可见,国内电子烟市场需求规模巨大,且增速迅猛,一旦电子烟行业“定稿版”监管政策落地,国内电子烟消费电子相关企业大概率将迎来第二增长曲线。

  政策趋于明朗

  近年来,电子烟作为新型品种,国内相应监管政策尚处于探索期,从政策颁布的顺序上就可以看出,国家监管机构对于电子烟的监管逐渐明朗。

  据公开信息,2018年8月3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此通告对电子烟的销售管理标准与卷烟一致。

  2019年1月1日,最新修订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电子烟和普通卷烟一样被列入禁烟范围。同年6月,《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

  2019年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对外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明确提出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发布电子烟广告。

  2021年3月22日,工信部公开征求对《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意见。意见稿中,在《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附则中增加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然而,就在电子烟管控日益严苛之时,国内烟草公司纷纷布局电子烟领域。

  据兴业证券研报,中烟集团很早就开始在电子烟产业链上布局。2018年,中烟集团将电子烟逐步商业化,推出自有品牌的电子烟,并通过战略投资入股电子烟企业。同期,四川中烟推出HNB品牌“宽窄功夫”;2019年,广东五叶神集团旗下电子烟品牌“徕米”成立;2020年,四川中烟与韩国YM合作研发的电子烟出口至韩国市场,宽窄功夫也试水国内市场,在南京等城市开设线下体验店。

  除此之外,国内上市公司也低调介入电子烟行业。据选股宝APP数据,电子烟板块上市公司高达32家,其中鹏辉能源(300438.SZ)于2020年7月披露,国内电子烟龙头思摩尔国际(6969.HK)是其电子烟电池客户;盈趣科技(002925.SZ)专注于加热不燃烧烟草设备的研发,主要客户为世界第一大烟草公司菲莫国际(IQOS);亿纬锂能(300014.SZ)早在2011年就与成立仅两年的麦克维尔形成供应商关系,向其供应小型软包锂离子电池,2014年,公司又以4.40亿元收购麦克维尔50.10%的股权,2020年,麦克维尔以思摩尔国际的简称在港交所上市。

  从这个角度来看,短期内,政策监管是抑制电子烟市场发展的核心风险,但长期来看,强监管必定一定程度上加速品牌格局集中化。

  头部企业显现

  国内封闭式电子烟参与者最多,其中雾芯科技(RLX.N)的悦刻系列在消费者心中认知度、偏爱程度和推荐度最高,据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电子烟品牌榜,悦刻心智占有率高达86.40%,位列第一。

  据头豹研究院数据,截至2021年1月15日,悦刻在全国拥有专卖店9841家,其中数量最多的前五个省分别为广东、江苏、浙江、山东、河南,分别为1163家、966家、791家、645家和645家。

  而且,悦刻已进入罗森、华润、酷乐潮玩、中国移动、天猫小店、永辉超市、网鱼网咖等全国连锁企业系统。

  据Wind数据,2019-2020年,雾芯科技的悦刻系列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额分别为15.49亿元、38.20亿元;更为重要的是,仅2021年第一季度,雾芯科技中国大陆地区就实现销售额23.99亿元,占2020年全年销售额的比重为62.79%。如果按照零售额计算,悦刻在中国封闭式电子烟市场中占有率同样是最高。

  2019年,悦刻在中国封闭式电子烟市场中的市场占有率为48%,而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悦刻的市场份额暴增至62.60%,是毋庸置疑的行业龙头。

  不仅如此,电子烟需求的快速增长还体现在对产业链上游企业的带动方面。

  如果对雾化电子烟产业链进行拆解,其上游包括烟油、电池、雾化器、芯片等供应商,中游包括设备制造商和品牌商,下游主体为分销商与用户。

  据方正证券研报,封闭式电子烟产业链中,代工厂、品牌商、经销商和零售商在价值链中占比分别为12%、21%、12%和40%。

  虽然供应商、代工厂等中上游企业在整个产业价值链中的占比并不十分突出,但随着电子烟需求的高速增长,中上游企业无疑是最先受益的。

  以电子烟设备制造商思摩尔国际为例,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悦刻从其采购金额占公司总采购额的比重高达79%。更为重要的是,据Wind数据,2016-2020年,思摩尔国际营业收入增长迅速,收入规模由7.23亿元增长至100.7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93.23%;同期,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1.04亿元增长至34.3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39.68%。此外,思摩尔国际还披露了未经审计的经营情况,2021年第一季度,其经调整后净利润12.3亿元,同比增长287.8%,可见电子烟产业链下游需求之旺盛。

电子烟监管趋于明朗 设备制造商静待花开

  另外,如果从销售区域的角度对思摩尔国际的收入进一步拆分,则可以清晰地发现其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销售额增长同样迅猛。

  据Wind数据,2017-2020年,思摩尔国际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额分别为1.87亿元、4.08亿元、15.89亿元、27.0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5.67%、117.88%、289.69%、70.52%。

  这也就是说,即便是受政策压力影响,国内电子烟市场也取得了不俗的增长。

  与此同时,电子烟产业链原材料供应商也享受了“风口”所带来的红利,据Wind数据,2017-2020年,思摩尔国际锂电池供应商亿纬锂能向其销售货物金额分别为4468万元、1.14亿元、2.09亿元、1.81亿元。

  电子烟行业的迅猛发展也引起了消费电子巨头比亚迪电子(0285.HK)的关注。

  近期,比亚迪电子对外宣布,其所拥有的“一种用于电子烟的充电装置及电子烟套装”专利于2021年初获得国家专利局授权及公开,这标志着比亚迪电子在电子烟产业链上的布局为电子烟结构件、主板、EMS代工,其重点产品为陶瓷雾化设备;而且,电子烟业务与比亚迪电子的金属、陶瓷粉末材料业务存在着明显的协同性。

  据东吴证券研报,2020年,比亚迪电子的电子烟业务已经实现营业收入约10亿元,其整机产品预计2021年实现量产,包含蒸汽雾化设备和HNB。与此同时,比亚迪电子也在电子烟方向投入大量研发费用,2019-2020年,比亚迪电子总研发投入分别为20.9亿元、29.1亿元,研发投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9%、4.0%,其中很大部分用于电子烟产品的研发。

  随着各大上市公司在电子烟产业链纷纷落子,一旦国内电子烟监管政策“落地”,相关消费电子企业大概率将迎来第二增长曲线。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传电子烟品牌映卓ENJOVP正对接新一轮融资,近期或有大动作

26 上一篇

魔笛“大魔王”MOTI·MEGA PRO正式上市,重新定义电子烟

32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