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美国威斯康星州暴发了神秘电子烟肺炎。随后,这种疾病席卷美国多州,医生描述的患者病症与新冠肺炎症状几乎没有差别,且致病原因未知。

    巧合的是,也是在2019年7月,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突然关闭。几乎同一时间,距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一小时车程的某退休人员所在社区暴发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

    电子烟肺炎的真相是什么?电子烟肺炎和新冠肺炎有什么关系?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究竟发生了什么?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与新冠肺炎的最初流行到底有何关联?面对这些疑团,世界需要一个答案。

    权威放射科医学专家分析了60篇公开发表的电子烟和流感肺炎科研论文后认为,2019年美国报道的电子烟肺炎中存在病毒性感染病例,而且不排除其中存在新冠肺炎的可能性。

    美国应对2019年电子烟肺炎患者开展新冠肺炎排查

    电子烟肺炎是指电子烟或电子烟产品使用相关肺损伤。对于电子烟肺炎的定义,专家解释道,在症状出现前90天内使用电子烟;胸部X光和/或CT显示肺部浸润;初始检查时没有肺部感染;没有其他合理诊断的证据。

    研究人员从60篇研究论文中筛选出142位电子烟肺炎患者的250张影像图片,邀请3位放射科权威专家,对上述全部影像图片、相关病人临床信息以及文献原文进行了仔细全面的研究与审查,发现有16位被文献中报道为电子烟肺炎的患者被判定为病毒性感染,即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疑诊患者”。

    更重要的是,这16位患者均来自美国,其中4位患者的患病时间不详,另外12位的发病时间均在2020年以前。16位患者中,有5位临床症状和治疗情况相对完整的患者被判定为新冠肺炎“中度可疑”。

    也就是说,在2019年美国报道的电子烟肺炎中存在病毒性感染的病例,不排除在美国电子烟肺炎中存在新冠肺炎的可能性。

    或许有人会问,专家是怎样判定电子烟肺炎患者是病毒性感染的?依据是什么?病毒性肺炎和电子烟肺炎有什么不同?

    专家表示,电子烟肺炎并不具有CT影像和临床特异性,从目前已发表的文章中可以看出,电子烟肺炎是对没有其他合理诊断证据的吸食电子烟患者所患肺炎的统称。专家依据病毒性肺炎,尤其是新冠肺炎CT影像特征,结合文献报道的患者临床检测结果以及病程变化特征来判断电子烟患者是否是病毒性感染,比如CT影像呈下叶磨玻璃影或实变、胸膜下保留铺路石征;血常规检测结果呈病毒感染特征;临床病程呈现新冠特征等。

    16位电子烟肺炎患者有5位中度可疑是新冠肺炎,专家强调,这5位患者具备新冠CT影像的特征:出现磨玻璃的影像,磨玻璃主要分布在双下肺靠近外周,出现铺路石征,严重的表现为双肺弥漫性多发实变;同时,病程转归和临床特征与新冠肺炎相似。

    因此,专家指出,电子烟肺炎患者的CT影像和临床表现并不具有特异性,从电子烟肺炎的定义看,美国电子烟肺炎患者只是不明原因肺炎(在当时的情况下查不到已知病原体)患者在病发前90天内吸食了电子烟而已,而这些患者中,有部分患者的CT影像特征和临床表现与病毒性肺炎患者极其相似,所以,不能排除美国电子烟肺炎患者存在新冠肺炎的可能性,这也意味着美国应该从2019年电子烟肺炎患者中开展新冠肺炎排查工作。

    在泄漏病毒方面,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可谓惯犯

    另外,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欧洲国家早期病例暴发点与美国军事基地有关联,病毒很可能通过“武装部队血液项目”传播到欧洲。这个项目采血点就包括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更加巧合的是,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关闭的2019年7月底,靠近实验室的两家养老院出现不明原因导致肺炎的呼吸道疾病。2019年9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所在地马里兰州报告称,电子烟肺炎患者病例数增加了一倍。

    时间上的巧合和肺部CT的相似让人们不禁联想到所谓电子烟肺炎和新冠肺炎之间的关系。有网友称,电子烟肺炎就是新冠肺炎,如果说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漏的,我怀疑这就是德特里克堡干的。

    对于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突然关闭的原因,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对外宣称,实验室没有“完善的系统”来净化废水,同时却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有关其决定的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始建于二战时期,是美军最重要的生物防御技术研究机构,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致命“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军曾选择德特里克堡作为秘密发动细菌战最重要的地点,多年来,它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

    2018年,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发表的论文显示,其对“来自社区获得性肺炎的潜在A/B类生物战剂的病原呼吸道特征”进行了深入研究,说明近年来该机构仍在进行呼吸道生物战剂相关研究工作。

    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关闭,并不是首次出事故。1989年,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这一理应具备最高安全水准的实验室曾险些发生埃博拉病毒泄漏事故。据美国媒体报道,20世纪90年代初,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

    同时,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一本应防护级别极高的实验室,居然为了节省成本,使用一家有多次违规记录和不合格管理历史的医疗废物公司处理“生物武器”级别在内的医疗废物。有评论认为,美军人员及其冷链血液包裹,是欧洲新冠病毒预防工作中的一个漏洞。

    因此,在泄漏病毒方面,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可谓惯犯。

    2020年3月,网友在白宫网站上请愿,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等问题,然而,美国选择了默不作声。

  来源 科技日报

  编辑 彭杨

  编审 田旻佳 施昱凌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德特里克堡或是源头!美国应从2019年电子烟肺炎患者排查新冠肺炎

62 上一篇

因火:烟草“国家队”纷纷布局电子雾化器,会给行业带来怎样的蜕变?

114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