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

  徐丹

  2021-08-06 22:29:43

  来源: 时代财经

“微商我们一直在投诉。假货基本都是通过微商流入市场。也希望媒体能呼吁消费者远离微商。”

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电子烟再次被点名。

  8月4日,新华社发布名为《警惕电子烟流向未成年人》的文章,表示目前品牌授权店的管理松紧不一,且依然存在被明令禁止的线上销售的情况。

  7月27日,世卫组织也发布了一份2021全球烟草流行情况报告,追踪了各国自2008年以来在烟草控制方面取得的进展,并指出电子尼古丁极易使人上瘾,必须更好地管制电子烟。

  今年以来,我国对电子烟的管控政策日趋严格。3月22日,中国工信部发布了一条关于《烟草专卖法》的征求意见稿,在原有条例中增加了一条附则:“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等有关规定执行。”这意味着,电子烟将会按照卷烟的标准征税,各环节利润都会被压缩,一些没有资质的小品牌也将在市场上消失。

  在政策细则落地的缓冲期,电子烟厂家品牌现状如何?8月5日,时代财经走访发现,大部分商家都表示,目前政策对销量没有明显的影响,但电子烟风口来得太快,创业者一拥而上,利润被瓜分无几。

  激烈竞争形势下,不少品牌专卖店为冲销量,会将电子烟低价卖给微商,或者自己悄悄放在电商平台销售,而线上渠道的售卖对象往往没有年龄限制。

线下店拥挤,方圆一公里20家店,日流水差距十倍以上

  在北京,随处都能看到电子烟线下店。以望京SOHO为圆心,方圆1公里内,仅悦刻这一品牌便有20家专卖店和授权店,分布在商场中、酒吧里、写字楼旁。

  陈红6年前在望京开了一家小酒吧,兼卖电子烟。最开始卖的是大烟雾电子烟,后来小烟雾电子烟开始流行,她便以授权店的形式售卖现在常见的小烟雾电子烟,她笑称自己“经历了整个行业周期。”

  2017年,电子烟创业风口还未来临,但已经有不少人喜欢上这种带“科技感”的产品,由于市场上不同品牌竞争并不激烈,售卖电子烟的利润也非常可观。但2020年前后,电子烟品牌店不再稀有,开在周围的店越来越多,利润被瓜分,加上疫情影响,利润被压缩了不少。

  陈红此前一直用微信维护老客户资源,如果客户有需求,可以在微信上下单,用闪送APP送货。但因为开电子烟店的人越来越多,老客户也一直在流失。

  “客户对品牌的忠诚度是高的,但对店没有忠诚度。比如以前客户在海淀,周围没有卖电子烟的,只能在我这订。现在到处都有店,他就没必要来了。”电子烟有多种口味,为了留住客户,陈红还会特地稀有口味留给老客户。

  开一家电子烟店的成本并不高,在电子烟线上禁售的情况下,各大品牌都在发力线下渠道,对经销商的补贴也非常丰厚。

  8月6日,时代财经以想开一家专卖店为由咨询悦刻客服,对方表示,“门店除租金外,投资预算为5万-10万元左右,具体视情况而定。首次进货款建议3万元左右,保证金是5000元,系统服务费1500元/年,展柜品鉴台等道具费用一般为5000-20000元左右。”

  “保证金是保证合同期间不低于市场价格销售,不销售给未成年人,不通过微商或者任何线上形式销售。如果未违规,合同结束后可以退还保证金。”此外,官网显示,悦刻还会提供设计支持、装修补贴、开业无聊等扶持政策。关于拿货价,客服表示,电子烟店毛利润会在40%-50%之间。

  时代财经实地走访发现,一些电子烟门店面积非常小,仅有5平米左右。低廉的成本加巨大的市场导致无数人奔向电子烟这个风口,将之变成完完全全的红海。

  店开得多,倒闭的也多。今年年初,陈红眼见着周边很多家小电子烟店撤走,“一开始比较赚钱,现在没钱赚,很多人就不想干,转行了。”

  即便是在相隔不远的地方,不同电子烟店的销量差距都非常大。

  8月5日,一家位于望京SOHO的YOOZ明星店店主对时代财经表示,他们的店去年年中开业,目前生存状态“还可以”,店内的流水每天有3000元-4000元左右。不过,受到监管、新冠疫情和同行竞争的影响,目前的销量相比去年已经下滑了10%-20%左右。

  关于电子烟价格,该明星店店主表示,理论上所有的店铺都是同样的拿货价格,但也可以和品牌讨价还价,“你可以说周围同类型店比较多,自己又来得晚,没有竞争优势,价格或许有20%左右的浮动空间。”

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位于望京SOHO的YOOZ明星店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另一家距离望京SOHO不到300米的悦刻专卖店又是另外一番情形。这里的店员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客流量非常少,“我一天大概只能卖两套烟。”店员称,并不了解店铺具体的营业情况,但“销量这么少,肯定不赚钱。”该店员还表示,在早期,因为竞争激烈,不少店主还会打“价格战”,恶意压低价格,即便亏钱也要把竞争对手弄倒闭。

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位于望京SOHO旁的悦刻专卖店

  不过,大部分受访者都表示,政策目前尚未影响到经营。“一个成熟的品牌有抵抗这些风险的能力。”上述YOOZ明星店店主表示。陈红则坦言,自己“盼着监管落地,这样行业更加规范,对我们反而有好处。”

  关于未来政策走向,互联网观察员张书乐对时代财经表示:“电子烟在监管趋严之下,会慢慢离开野蛮生长的环境,在监管之下逐步从一种网红时尚变成常规产品,其整体也将从现在的创业氛围变成少数几个品牌对垂直市场份额切分。且在和烟草同样的监管规则之下运行,其对品牌和商家的营销、生产等规范,也必然给出明确标准和划定禁区。”

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

  时代财经走访发现,大多数店铺对未成年人和线上销售禁令执行得都比较好。比如在悦刻专卖店里,购买电子烟,需要身份证实名注册和人脸识别。但也有店主表示,“有些未成年人,你不让他买,他会找个成年人帮他买,这种你就没办法。”

  店员也会普及线上购买电子烟的危害,“所有线上销售的产品都不是悦刻官方的,你不知道他们会在烟油里兑什么东西。”也有不少品牌店铺有自己的微信,会像陈红一样支持线上预定,闪送APP送货。时代财经在某商场的悦刻店铺就发现有穿着美团和饿了么衣服的人,在取客人的闪送订单。

  闪送送货的方式,是否算线上销售?张书乐对时代财经表示,“广义上是属于线上销售的,电子烟本质上也是一种烟草的形态,因此最终还是会纳入规定的销售轨道之中,不能肆意生长。”

  除了上述仍处在灰色地带的销售渠道,时代财经发现,在淘宝、京东、闲鱼等平台,不少商家会打着“电子雾化器烟杆保护壳”和“电子雾化器挂链”等旗号,暗地售卖电子烟。有胆大一点的客户直接在线上开设电子烟店铺,进行线上交易。

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有商家在京东售卖悦刻电子烟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针对京东等电商平台出现的电子烟店铺,悦刻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会有专人点击投诉,“但有的能处理,有的平台不处理”。

  时代财经在闲鱼上以“电子保护套”关键词搜索,发现一位店家售卖“悦科(非错别字)一代三代四代五代烟杆透明套带金属挂链”产品,标价88元。时代财经向其询问是否有烟杆和烟弹,对方表示“都有哈”,然后引导加其微信。

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商家以配套金属挂链为诱饵售卖电子烟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微信中,对方表示自己在福建厦门有实体店,产品保证是正品,并给时代财经发来了店铺照片(多品牌电子烟授权店,非专卖店)。他表示,因为想要冲销量,所以线上价格会低一些。悦刻一代线上套装239元,实体店内价格299元,支持货到付款。沟通过程中,对方一直未询问买方年龄,“确定要的话把电话地址给我,我就给你发货了。”

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该商家的线下授权店 图片来源:受访者

  电子烟朋友圈代购问题也比较严重,代购会在B站、抖音等平台发布的电子烟开箱视频的留言里留下联系方式,或者暗示自己有货,以此引流。

  一位电子烟代购对时代财经表示,自己从去年开始卖电子烟,货源是南京、广州等全国各地的专卖店和授权店,“哪里便宜从哪里进货。”自己会根据手上的订单量从店里拿货,不囤货,店主明白自己是微商,一般给货价格是190元/支,如果量大,价格还会在此基础上浮动20%-30%。

  关于产品是否会售卖给未成年人,她表示,“理论上不卖,但我们也不会去核实。”

  这些微商手中的货有正品,也有仿品。时代财经以消费者身份向另一位微商询问悦刻一代价格,对方表示120元/支,追问是否为正品时,对方表示,“有正品,但比这个贵些,180元,从实体店拿货。”

  一位经常购买电子烟的消费者向时代财经表示,线下店有很多店主会偷偷地低价售卖烟弹。“店里烟弹卖99元,店主会给朋友,让朋友当“白手套”帮着卖,65元、70元、80元都有。否则那些价格那么低,扫码还都是正品的产品是从哪来的?”

  针对微商私下售卖电子烟的现象,悦刻回复时代财经称,其官方公众号有微商账号投诉通道,“微商我们一直在投诉。假货基本都是通过微商流入市场。也希望媒体能呼吁消费者远离微商。”

  小野电子烟则回复称,“小野严格执行未成年人保护计划,我们的专卖店的人员严格按照公司规定,不允许在线上售卖任何产品,如果发现有专卖店人员在线上售卖的情况,我们会严肃处理,比如罚款、关店整改等。”

  另外,一些新的电子烟品牌为打开市场,会刻意在包装上运用动漫、国潮等元素,迎合年轻人的口味。以外观颇有吸引力的般若NANO电子烟为例,B站和抖音上有很多该品牌的开箱和评测视频,不少用户会在评论中询问去哪里购买,而Up主会直接回复“私”(私信),私信后,对方给出微信号,在微信上完成交易。

强监管下的电子烟:线上渠道多漏洞,假货通过微商流入市场B站般若开箱视频评测评论区

  8月6日,时代财经联系到其中一位Up主,询问其货源和产品是否为正品时,对方表示,“那肯定啊,牌子又不出名,谁愿意造假。”见时代财经没有购买意向,对方误以为是品牌方来暗访,便继续说道:“品牌方的多去线下蹲吧,网上你抓有啥用啊,代理又招不完,市场乱价又不止你这一家牌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香誉:海通证券-PMI推出新一代IQOS,加热方式革新推动行业发展

137 上一篇

如何阻止电子烟流向未成年人,成为电子烟行业最大的难题

61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