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忧电子烟

  作者:旧叔,ID:jiushubitan

我忧电子烟

  作为一名电子烟资深用户,我对电子烟的忧虑正在不断加深,这不但涉及到“微观”层面的个人在长期接触电子烟产品时所遭遇的心态、体验转变,也与“宏观”层面电子烟行业给人带来的长期“混乱”观感脱不了关系。

  个人体验上,相信很多电子烟使用者都有着类似的心路历程:

  从一个传统烟民,到意识到吸烟这件事对于身体和周边环境的恶劣影响,进而在无法自制戒烟的低自制力下接触到被广泛宣传推广的各类电子烟产品,认可电子烟相比于传统烟草的各种优势,最后干脆转到电子烟阵营、甚至成为电子烟的忠实粉丝。

  从长期关注电子烟相关讨论的经验上来看,我的这种心路历程应该颇具代表性。于是结合自身的使用体验,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形成了以下的一些对于电子烟产品“看似”十分理智客观的认知。

  由于核心成分仍然是尼古丁,所以电子烟从来都不是戒烟产品,依旧会上瘾,但它是最好的“替烟”产品。

  就是说在无法戒烟的情况下,转用电子烟可以很大限度地降低对于自己和周边人的危害。

  因为没有传统香烟的燃烧过程,只是加热雾化,在烟油成分可控的背景下,烟民吸入的只有尼古丁相关成分和各类香料、添加剂,没有传统烟草的致癌“大户”焦油等大量乱七八糟成分,考虑到头部电子烟厂商应该没有任何出发点去在烟油中加入什么有害成分,所以电子烟相比于传统香烟的危害应该是大大减少且可预测的。

  在此基础上,“电子烟没有二手烟”的观念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因为是物理变化过程的吸食,不论是抽电子烟的人还是身边被烟雾波及的人,他们必然吸到的都是没有什么不同的一手烟成分。

  有意思的是,因为过去二手烟这个概念在脑海中形成的不良印象太深了,一旦接受电子烟没有二手烟的这个“设定”,我一度有种吸食电子烟对周围人没有任何危害的错觉,很多时候都会忽略一手烟本身就是危害源。

  同时,在完全转换电子烟之后,大家应该都会在初期普遍感受到各类相对于传统烟草来说莫名的“优越感”。外形时尚靓丽,使用便捷科技性强,难受的烟草味道没了,身体因抽烟带来的各类负反馈似乎开始消失,再抽回传统香烟也不是十分习惯,好像借此契机实现戒烟也还不错。

  种种因素下,电子烟太容易攻陷烟民、特别是年轻烟民了。

  传统烟草对人身体和环境的毒荼实在是太直观,以至于当电子烟带着大量的满足感、体验提升、表面危害减低而来时,“电子烟不管怎样都要比真烟好”的印象就这样形成了,虽没有任何官方机构能够证实,但很多人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可惜,随着接触电子烟越来越多,以上的这些所谓客观认知正越来越走到对立面,相信这种变化同样是很多人能够感受到的。

  从使用者角度,当作为一个长期用户来评判电子烟时,你已然不知不觉地“利益相关”、具有美化倾向了,如若真的努力跳出这样的思维局限,我们可以看出关于电子烟的所有美妙词汇都经不起任何推敲。

  从大的维度来说,业已流传了好几年的电子烟“国标”出台的消息至今云里雾里,最新的消息是近日有电子烟企业晒出邀请函表示受到国家烟草专卖局《电子烟》国标项目组的邀请,参加了其召开的国标征求意见会,讨论包括122种电子烟添加剂白名单以及每毫升尼古丁含量等细则。

  不过,鉴于从2019年开始此类消息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所以关于电子烟正式、严谨的国标出台在短时间内仍然没有任何确定性。

  这意味着不管电子烟包装的有多么无害,不论电子烟厂商开了多少家店、覆盖了多少用户,截至目前国内的所有电子烟产品都是在“裸奔”状态,因为没有关于产品成分、技术、潜在危害的前置标准与监管,所有的好处都是自说自话。

  很多拥有国标准入、强力监管的行业都不免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产品安全问题,一个裸奔的电子烟行业又如何值得用户信任它所呈现出来的种种美好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国内电子烟发展现在靠的是厂商自律、资本和市场博弈,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所呈现出的“电子烟比传统烟草更好”的消费景象并不值得信任,因为资本都是逐利的,你永远不能认为它们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会真的拥有底线,这是先人给到我们的宝贵经验。

  而从更小的用户、市场、行业角度来看,电子烟的现状同样让人忧虑。

  在自己的个人体验上,电子烟的确为我解决了很多对于传统烟草的担心,可新的问题也在产生。问题在于,这些新的问题是否真的就比传统烟草老问题来的危害要小呢?

  在完全拥抱电子烟几年之后,一些长期使用电子烟后颇有代表意义的问题常使我陷入挣扎。

  电子烟随时随地都能抽,成瘾性的尼古丁摄入下,如果没有人提醒,电子烟民往往会越抽越多,抽到醉生梦死、抽到失眠应该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体验。

  从最乐观的角度来说,假设电子烟在生产工艺上不会有任何未知、潜在问题,就当烟油成分和我们吸到肺里的成分完全都是厂商标定的那些,可相比于传统烟草更多更方便的尼古丁摄入,以及各类烟草专用香精、食品添加剂、食用级或者医药级甘油等的摄入也足够让人警惕。

  尼古丁具有高毒性、强渗透性、成瘾性,它普遍存在于各类植物中,辣椒、茄子、西红柿等很多茄课植物以及各类烟草植物中都有尼古丁。但单纯的尼古丁危害是十分有限的,传统烟草带来的大量危害更多被认为是来自于焦油、一氧化碳等。这些认知构成了我们认为电子烟要安全很多的前提。

  可问题在于,几十年的现代医学发展至今都还未真正揭示出吸烟危害与其中成分的精确关联,我们只知道吸烟对健康的危害十分大,具体这个危害是怎么产生的并不十分明朗。

  在吸电子烟时,长期更多、更方便、更直接、更容易上瘾的尼古丁摄入将带来什么样的危害?大量丙二醇、甘油、化学合成香精吸入会怎样?现代医学没有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成分的大量摄入都可能产生潜在的危害,说不定就是各类重疾的诱因。

  更何况,我们无法确定电子烟烟油成分在真正意义上的精准可控。众所周知的是,电子烟行业入行门槛极低、又缺乏标准,所以烟油中的各类成分会不会混入各种未知杂质?化学香精在合成过程中会不会产生不明物质?这些已知或未知的物质在不燃烧只加热的过程中会不会裂变成潜在有害物质?

  为了吸引用户,电子烟厂商追求的是口味、击喉感等,至于成分的潜在危害性,在没有专业医疗或第三方机构的统一监管之前,任何利益相关电子烟品牌的产品安全实验室或合作机构安全报告都只能作为参考。

  可见,对于电子烟成分的迷之信任不仅幼稚而且可笑。指望各类“年轻”的电子烟厂商靠自己来把控好产品成分的安全性?这种期望想想就不现实。

  当意识到电子烟在安全性上并不值得信任、也不一定比传统烟草危害低之后,电子烟无形之下给烟民带来的习惯改变更加可怕。

  抽传统烟草时还能十分明晰的知晓要尽量戒掉或少吸,它的危害是在明面上的,可以为自己所掌控。但吸电子烟很容易落入随时随地、交际休闲都可以来一口的境地,很多人在抽电子烟时已经习惯了不回避任何人、任何场合,一旦电子烟有潜在危害,电子烟民会危及的人和空间将更大更广泛。

  个人体验上对于电子烟开始产生越来越多担忧之外,电子烟市场与行业普遍性的混乱不堪同样加深了我对于电子烟的不良认知。

  政策性管控层面上,目前国内对于电子烟市场监管长期把控的重点方向是未成年人+线上,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将电子烟视为一个新环境下的传统烟草、甚至它还不如传统烟草,至少传统烟草在危害确定性上非常高,所以电子烟在不良影响上与传统烟草不应区分开来,也不能认为它比传统烟草要更减害。

  而在海外政策风向标上,各个国家对于电子烟市场的相关监管并不一致,美国PMTA审查强调产品的“替烟减害”功能、目前所呈现出的审核风格越来越严格,英国把蒸汽型电子烟当成医药产品与消费品,也有不少国家干脆对电子烟一禁了之。

  在这背后到底是利益的博弈还是认知的博弈我们无从知晓,只是可以确定的是,电子烟用户在短期内不能指望政策监管层面给自己把好安全关,因为还有太多的细节需要去摸索,如果指望政策监管来让自己放心的话,那不如告诉自己抽电子烟时和抽真烟的危害一样大。

  此外在行业玩家层面,电子烟市场的表现更是可以用混乱不堪来形容。

  聚焦到国内市场,头部品牌玩家悦刻、魔笛等在今年掀起了轰轰烈烈的补贴开店战略,预计将会有好几家电子烟品牌在2021年内的门店数量达到万家。

  这种互联网行业常见的补贴模式用在电子烟这个特殊行业上来说难免会有很多问题。门店不赚钱、行业虚假繁荣、门店拿补贴后品牌扩了规模但消费者未能从中获利、海量中小电子烟玩家被裹挟挤压…这种模式于行业长期发展是否真的是利好还有待观望。

  产品层面,电子烟被公认技术含量不高,全球最大的电子烟代工厂思摩尔就在国内,绝大多数电子烟产品都是贴牌型玩家。

  往上的高端产品借助一些科技属性或品牌溢价、材质加持可以卖到几千块,往下主攻下沉市场的电子烟可以像YOOZ柚子旗下的某款产品那样“低至九块九”。像ZIPPO旗下的VAZO电子烟,几千块钱买个绚丽的壳文化“你值得拥有”。还有众多对标欧美市场的智能屏电子烟产品,小小的屏幕上把电量、功率模式调节、抽吸口数、抽吸时间等玩出了花。

  在电子烟核心盈利来源的烟弹上,行业整体性的烟弹价格虚高,在动辄99元每盒四烟弹的烟弹套装中,品牌方、生产方要有利润,一半利润还要给到加盟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烟油这玩意从原材料、加工成本上来看根本不值钱,消费者难免会有被割韭菜之感。

  以上的这些还算好的,这至少是市场化调节层面的现状,还有很多不按套路出牌的电子烟品牌更没有办法让人放心。

  近年成立的电子烟品牌动辄称自己为行业新贵、新锐品牌,关键这个市场里的大多数玩家还都是年轻品牌,一切都还八字没一撇的时候就给自己贴上医研、与大学合作等标签忽悠受众,没错这里我说的就是MOOSEE慕色电子烟。

  在行业中毫无存在感和市场影响力,却敢于自称是头部、第一梯队品牌的,Maxfel极感电子烟等可谓是典型。

  把保健品套路用在烟油上,喜欢在雾化液上搞花活的MYX觅,主打天然植物雾化液、绿色、无毒...把这些词汇用在电子烟身上,是觉得这个领域一样人傻好骗?

  还有扩不起店就反其道而行说补贴开店不好,自己却搭售在异业品牌店里扩张的JVE非我。

  搞出“第四代电子烟技术”实际上在行业中没掀起任何浪花的新宜康INNOKIN。

  把自己和技术、发明、博士等标签挂钩上的技术路线品牌喜雾MYST,都是代工产品搞什么当代钢铁侠?

  在监管靴子还没完全落地就放飞自我、号称玩转Z世代和时尚美妆潮流的MR迷睿。靠搭着罗永浩、陈冠希而火的小野电子烟自从没了线上话题炒作优势后,立刻就野不起来了…

  总体来看,绝大多数电子烟品牌们无论在硬实力还是在“节操”上都不值得抱有很大的期待,行业中的大多数无非是想在行业中捞金,说的话、宣传的话术基本上没什么严谨性可言,我们作为消费者又如何敢放心使用它们的产品。

  我忧电子烟时,我到底在忧虑的是什么?

  考虑到从哪个角度切入到电子烟相关的问题时所得出的答案都指向的是消极的一面,我不由地又拿起了身边的悦刻猛嘬一口。

  烟雾缭绕中,惊觉电子烟的出现其实影响了我“拔刀”戒烟的速度,因为贪婪与享乐惰性而成为不确定性商业下的主动实验者,这倒是符合现代商业逻辑和娱乐至死精神的本质。

  这时除了怪自己不争气,还能怪谁呢?

我忧电子烟

  互联网、科技、商业与传播领域的不明觉厉,都有穿透过去与未来的逻辑相关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英国政府将电子烟纳入医保,电子烟可以减害吗?或许可以参考欧美电子烟政策

44 上一篇

菲莫在瑞士推出新款一体机IQOS ILUMA ONE

237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