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新政尚未落下,行业已经深受影响,大部分电子烟零售商纷纷表示4月份业绩受到冲击,媒体也指出行业内出现了大范围的规范和清理。相比较业绩下滑,零售商更应该关心的是烟草零售资质问题,毕竟“无证”则意味着存在被取缔的风险。

  来源 | 经理人传媒旗下《经理人》杂志

  ■本刊记者/孙建奋

  新政前夕,电子烟品牌商退出市场,零售商业绩出现下滑。但记者走访实体店发现,大部分零售商并不具备烟草零售资质,店员也称公司正在积极申请该证件,还有商家正在涌入赛道。需要指出的是,部分店员仍然以电子烟不是烟、口味多样等宣传方式,鼓励消费者尝试吸食电子烟。

  这些现象表明,新政实施后,大部分电子烟实体店将面临被淘汰出局的下场。此外,也提醒想要入局的商家们需要时刻关注行业政策的变动,尤其在投资新项目时更要对行业进行调研,了解行业前景的同时,也要关注到行业风险,规避投资风险。

  2018年,中国电子烟销售渠道主要以线上为主,比例超过80%,这为许多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大开方便之门,导致青少年吸食电子烟比例快速上升,侵害青少年身心健康。面对野蛮生长的电子烟行业,国家相关部门多次出台政策以规范行业发展。其中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的政策当属电子烟“线上禁售令”。

  2019年10月,为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同时加强电子烟市场监管,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关闭电子烟店铺并下架产品,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受“线上禁售令”的影响,各大资金实力雄厚的电子烟品牌转战线下,线下销售渠道主要包括品牌体验店、专卖店、授权分销商、经销商、便利店等。电子烟品牌对于专卖店商家大幅让利,以悦刻为例,开创线下分销和“品牌专卖店+”结合的销售模式,通过授权分销商将产品销售给品牌专卖店,悦刻为分销商、零售加盟商,提供系统化、全方位政策支持。

  加盟商申请加盟悦刻的合作费用为零,悦刻还提供装修/货品补贴,免费提供开业物料/宣传,还为加盟商引流,以及提供销售技巧培训等,申请时长最快为7天。此外,在加盟商开业之后,悦刻还会提供月度经营诊断、品牌营销支持,加盟商还享有新品首发权,倾力扶持加盟商发展。除悦刻之外,魔笛、柚子等品牌对于加盟商也是持着大力扶持的态度,开店补贴基本成为标配。

  在各个电子烟品牌的不计成本高额补贴之下,个人商家纷纷涌入这个赛道,各电子烟品牌门店在全国范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数据显示,电子烟头部品牌悦刻的分销商数量从2018年底的12家增加2020年Q3的110家,增长超过8倍,专卖店数量从2019年的1500家增加至2020年Q3的5000多家,覆盖国内250多个城市,增长为2.33倍。

  悦刻之外,魔笛、柚子、铂德这三家电子烟品牌的专卖店也获得快速发展,其中魔笛专卖店在去年8月达到500家,柚子专卖店在去年10月突破2500家,铂德专卖店、便利店在去年11月达到10.7万家。

  各大品牌商专卖店快速增长的同时,电子烟企业的注册量也是猛增。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3月,电子烟企业的注册量分别为4650家、1.79万家,1.2万家,同比增长分别为100%、285%、259%。

  但这一情况或许未能持续下去,主要原因是工信部、国家烟草局在3月22日发布的一条征求意见稿,即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简称:烟草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烟草条例规定,从事烟草专卖品的生产、批发、零售业务,以及经营烟草专卖品进出口业务和经营外国烟草制品购销业务的,必须依照《烟草专卖法》和本条例的规定,申请领取烟草专卖许可证。而电子烟的管理参考卷烟的管理办法,意味着电子烟企业同样需要烟草专卖许可证资质。

  目前,国内电子烟相关企业共有4.61万家,主要集中在广东、江苏、浙江等,其中深圳电子烟企业多达7600家,高居城市排名第一,但大部分企业有一个共同特征,即不具备“烟草零售”资质。

  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些企业不具备烟草零售资质,连电子烟生产龙头企业麦克韦尔、艾维普思、合园集团等也没有获得烟草相关的资质,而电子烟头部品牌仅悦刻和魔笛获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其余品牌商没有相关资质。

  没有烟草专卖许可证的电子烟企业,意味着不能从事电子烟生产、批发、零售业务,而国内的烟草专卖许可证的地位可谓是“奇货可居”,新入局的企业想要申请该证件的难度很高,而电子烟加盟商想要申请烟草专卖许可证更是难上加难。

  根据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应当具备下列条件:有与经营烟草制品零售业务相适应的资金,有固定的经营场所,符合烟草制品零售点合理布局的要求,国务院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

  这些条件中,大多较为容易,但第三点则无异于成为绝大多数电子烟商家的拦路虎,虽然各个城市对于“烟草制品零售点合理布局的要求”有着不同的规定,但基本要求是学校周边不许销售烟草制品,即没法申请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此外,大多数便利店具备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资质的,意味着便利店周边50米以内均不能办理该证件。

  大部分电子烟品牌布局一、二线城市,但这些城市对于申请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有着严格的规定。以深圳为例,规定医疗卫生机构、未成年人教育(中小学、中职学校、幼儿园小卖部)或者活动场所、专门为未成年人服务的社会福利机构等场所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此外,一个经营场所有多个工商营业执照申请多个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按照“先受理先取得”的原则仅许可发放一个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

  类似深圳这种商业发达的城市,商圈完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基本均在烟草专卖店、便利店手中,各大电子烟商家想要申请该证件可谓难如登天,这也意味着,新政实施后,将有一大批企业因“资质”问题而不得不退出市场。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悦刻、魔笛等获得了烟草生产、批发许可证,但其自营店一样面临着“无证”难题。例如深圳规定连锁经营企业在申请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时,应当由各个分店分别向所在地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

  不可否认,在品牌商的大力扶持之下,早期加盟各大电子烟品牌的个人商家应该是赚得盆满钵满。以加盟悦刻为例,超过90%的加盟商可在开业6个月内回收前期一次性投入成本,意味着半年之后就可以正式实现盈利了。

  但随着电子烟新政实施在即,这些早期加盟的商家至少可以选择抽身而退,及时止盈,但对于后期加盟电子烟品牌的加盟商而言,尤其是今年入局的商家,或将面临血本无归的结局。

  当然,国家在实施新政前会设立一个过渡期,具体情况还要等待国家烟草局进一步细化管理细则。

  即将实施的新政,对电子烟零售商有何影响呢?万烟雾化新消费的调查显示,85%的店主表示4月份店铺销售业绩下降,仅有不到15%的店主做到了持平和上升,55%的店主认为和政策传闻有关系。

  同月,电子烟品牌商AUV电子烟完成全资出售,鼎智及原团队已经全部退出AUV日常经营和股权,另一品牌商深刻Thinkr电子烟的运营公司呼吸科技现正式宣布结束电子烟创业项目。此外,财联社发文指出电子烟行业出现了大范围的规范和清理。

  虽然电子烟新政实施在即,但记者实地走访多个电子烟品牌发现,不管品牌商自营店还是加盟商,均没有在店内展示烟草专卖许可证,部分店员对于新政也是知之甚少。通过与品牌商雪加店员交谈中得悉,雪加公司正在积极申请烟草专卖许可证,而这或许是没有获得烟草相关资质品牌商的共同选择,毕竟“无证”则面临着被取缔的风险。

  需要指出的是,通过与部分电子烟品牌店员沟通发现,部分店员会对进店的消费者宣传电子烟不是烟,着重宣传电子烟产品有各种各样的口味,鼓励消费者尝试吸食。

  这种宣传方式,销售话术,无疑会吸引一些青少年进行“尝鲜”,呼吁电子烟政策出台细则时,需要重点关注电子烟品牌的宣传方式,避免其侵害青少年。

  在走访中,记者还发现有刚刚开始营业的电子烟加盟店,这个现象说明部分加盟商根本没有关注到国家政策,否则也不会在电子烟新政实施前夕选择开店。此外,部分电子烟品牌明显没有告知加盟商加盟的政策风险,商家的投资风险性大大提高。

  作为投资者,选择投资项目时,切忌盲目跟风,不仅仅需要看到一个行业的前景,更应该看到行业存在的多重风险,尽可能降低风险,避免投资失利,造成自身利益损失。

  作为品牌商,将自身夸得天花乱吹,吸引投资者加盟本无过错,但至少应当明确告知投资者项目的风险性,让投资者做到心中有数,避免双方在未来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该信息为我站通讯员翻译自国外其他网站所发布的内容,均注明有来源,仅供研究人员参考。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本网站已证实其真实性。特此声明。)

2027年全球电子烟市场规模将达283亿美元

66 上一篇

一月暴涨60万,铂德招商补贴再升级,加盟开店可返128万

63 下一篇

写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